• Karen

一生不足以学会的爱

张先生是东南亚华裔,国语说得比较马虎,所以我们就用英语。中年富态的张先生有高血压,糖尿病和心脏病。他来做催眠的原因是情感问题导致的严重焦虑,严重到心脏病发作,在医院里躺了好几天才刚刚出院。

张先生从来没有结过婚,他说,“我从来没觉得有需要有个女朋友,我习惯了自己一个人的生活。” 他直言不讳有需要就去 Happy ending 的按摩店。去年在这样一个按摩店里张先生认识了这位为他服务的女士,两人日久生情,张先生萌发了久违的成家的念头,然后就发现这位女朋友不但有个两岁的小孩子,还有个老公。按照她的说法老公虐待她,张先生马上为她租了房子,接着又买了她喜欢的豪车送过她,还给她信用卡让她随意使用,他不掩饰自己的富有和慷慨。在短暂几个月的时间内,他们过上了妇唱夫随的日子。然后女朋友宣布自己怀了他的孩子,张先生兴奋地告知远在他乡的家人,感觉梦想就要实现。他虽然一直没有女朋友,但是很爱孩子,每天自愿的花时间和女朋友的两岁的小孩子在一起,接送幼儿园的事情都由他管。张先生第二次过来的时候告诉我,他的父亲也是这样,在他十岁那年离开了他和妈妈,和一位在风月场所结识的女士在一起,并与那位女士生儿育女,相伴终生到白头,他感觉自己是在步父亲的后尘。


然而事情并没有按他想象的那样发展,这位女朋友挑起事端,嫌他干涉她的自由,嫌他没有给她买房,口角争执不够还加拳打脚踢,并使劲敲打自己的肚子,最终导致流产,当然他是这样告诉我的,真实性无法考证,但结果是孩子没有了。他非常伤心,两人关系出现危机,一次争吵中,女朋友跑回了老公的家,从此不再回来。张先生感觉伤心欲绝,他感觉自己付出了那么多情感和金钱,最后落得这样的结果,想着想着竟然心脏病发作,整个圣诞节和新年都一个人躺在医院里。


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很可能是张先生最重要的一次人生考验,这种考验通常可以从不同的生命转世中看出来,因为很少是能在一世中完成的,通过不同时代重复同样的故事情节,我们可以了解考验的内容。也许是时候让张先生了解一下背景故事了,也许这就是他来找我的原因。


我用量子催眠帮助张先生进入状态,过程才走了将近一半,他就已经迫不及待地进入情景了 — “我在一个很大很大的房子里,大得像宫殿一样,周围什么也没有,也没有人。上面有光线进来,我一个人在这里无所事事。我穿着很考究的衣服。”

“能不能出去看看?外面什么样?”

“外面有一个好大的花园。”

“再往外走呢?”

“走不出去了,很高的围墙,没有门。”

在这个大房子里转了很久,也没有找到门窗,出不去。然后他说,“我听到哭声,好像有人在哭。”

“谁在哭?”

“我看到一个女孩子,她好像很痛苦…一直捂着肚子在哭…”

“看一下她的眼睛,你认识吗?”

他的眼睛开始湿润,“是她,她就是我的女朋友。”

“你怎么办呢?”

“我要去救她…可是我救不了她,我们中间有一面隐形的墙。”

“那你怎么办呢?”

他眉头紧锁,头从沙发上抬起来,“我去找人帮她!” 他的头来回晃动,好像在大房子里搜索了很久,他说:“我找到两个人,在房子很远的另一端,我去找他们帮助她。”

“看这两个人什么样?你认识吗?”

“ 他们穿着华丽的衣服…他们是国王和王后…他们是我的父母…”

到这时他已经完全进入情景,潜意识记忆里的细节开始浮现出来。

“发生了什么事?他们能帮你吗?”

“他们不肯救她,我怎么乞求都没有用。”他很难过的样子。

“为什么?”

“因为…” 他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儿,“她是我的夫人… 她故意杀死了她肚子里的孩子…”

“所以你的父母就是国王王后不能原谅她是吗?”

“是的… 他们不听我的乞求,带我到一个大房间,里边满满的都是钻石、珠宝和好多金条。他们告诉我那些都是我的…”显然这些财富没有改变他的感觉,他仍然一副很难过的表情。

“那后来怎么样了?”

“她死了。”

“后来呢?你父母怎么样了?”

“他们走了。”

“你呢?什么感觉?”

“我要她回来,我想和她在一起。”

“那你后来做什么了?去哪里了?”

“哪里也没去,还是在大房子里,一个人也没有,空荡荡的。” 我感觉他的内心就像这所大房子,空荡荡的,而且是封闭的。

再向前走,好像记忆停止了,他一直停留在对她的想念中。我于是带他走到这一生的最后一天,显然没有过多久,他就伤心去世了。

灵魂之际,他说:“我应该可以做很多事情的,我应该是那里的国王,可惜白白浪费掉了。”那一生他封闭在他自己内心的空荡的房子里,成为自己内心的囚徒,财富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好处,好像和这一生是同样的情景。他说: “牺牲,我需要学习如何放弃过去,懂得没有放弃过去就没有未来。”

张先生的前世记忆中有不少是象征性的,并且和这一生有很多的相似之处。我唤醒了他的高我,或者叫超意识,高我说:“这一生仍然是同样的话题,学习放弃过去,重新开始。”

“那么他是应该切断和这个女朋友的关系是吗?”

“是的,他如果想要不重复以前那一世的结局,就要放手,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 如果不放弃会有什么结果?”

“他会死的!” 他说这句话的口气就像是在阐述一个事实。

“ 是吗?” 我有些意外,“ 那他会怎么死呢?”

“ 他的心脏病会复发,最后心肌梗塞就死掉了。” 还是像在阐述事实。

看来重复原来的故事的结果是很严重的,生命其实很脆弱。

“那么他应该怎么样做才能让自己不那么难过呢?”

“不知道。”

我继续尝试:“我相信做为超意识您了解所有关于张先生的事情,我们都看到张先生现在正在经历情感上的难关,不知道超意识是否可以给我们一些提示,他应该怎样做才能顺利度过这一关?”

“ 这是对他的考验,他需要自己走出来。”

看来后面的路是关于他的选择,我尽力了,后面的路需要他自己走。

从催眠中出来,他有些恍惚,等他喝些水稳定一点,回到现实中来,我问他刚才什么感觉,他说:“ That's some scary stuff!挺可怕的!” 我叹口气,帮他重新整理了一下刚才的记忆。

这一次的主题是找到问题的根源所在。有的时候我们绞尽脑汁去用逻辑思考为什么,为什么她会这样做,为什么结果会是这样,却找不到解释,可能这些都是在冥冥中已经注定了的,有些事情是无法从正常意识的理性思维中找到答案的。


第二次再来,我帮助他进一步理清情感的障碍,通过催眠更多的了解自己的内心世界,打开心结,展开对未来的向往,找到驱动内心发展的动力。希望这一次他可以从围墙里走出来,看到在任何一面墙的背后,都有一个新的起点。

​2021年1月24日



3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