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aren

纤维肌痛症

Lisa 是我今年的第一个客人,三十多岁瘦瘦的普普通通的金发女子,她像倒苦水一样上来就向我倾诉她的一大堆问题。


父亲因为车祸早年去世,家里母亲和三个已成年的孩子乱成一锅粥,母亲病倒几乎天天跑医院,依赖于父亲事故得到的补偿和政府补贴,全家都不工作,她和妹妹的精神问题加在一起十个手指头都不够数的,家里所有的谈话都是以尖声吼叫告终。弟弟后来搬出去过,家里一切事务都由她做主,母亲和妹妹完全依赖于她。她曾经沉溺于毒品中多年,毒品成为她唯一的解脱,身体和精神每况日下。后来虽然戒掉毒品,并且有一个对她倾心的男友,但是精神上仍然备受困扰,她被诊断为高度抑郁和双极症,现在发展到全身疼痛,反复求医,最后的诊断书上写的是纤维肌痛症,其实所谓纤维肌痛症就是当身体有各种不能解释的疼痛时医生给起得这样一个名字。


她很想和男友搬出去离开这个家,她的男友也一直鼓励她这样,但是她感觉自己对家人有责任,没有她母亲和妹妹不能独立生活。在责任的背后还有很多的负疚感 — 在吸毒期间她曾经做了很多对不起家人的事情。她的精神在觉醒,她去做心理咨询,她看身心灵的书,她学做冥想,但是现实生活仍然徘徊于安排家人生活和精神焦虑,全身疼痛的折磨之中,这是她寻求催眠的原因。


进入前世,她是一个黝黑肤色的壮年男性,名叫Keyan, 生活在远久以前的美洲热带雨林中,这是一个由五十多人组成的Aztec小部落,Keyan有自己的家,有夫人和一个小女儿。

“我感觉有箭穿过我的身体!” 她突然说。

“发生了什么事儿。”

“好像有外人闯进村里在杀人,是白人,他们有更好的武器,他们烧了所有的草屋。” 他们部落所在的地方有某种资源,白人过来抢占资源,把他们部落所有的人全部都杀死了,一个都没有剩下…他看到自己的女儿在火光中挣扎,他被箭从后面射中,箭头从前胸穿出,最后的时刻,他仍然充满对生命的渴望…


灵魂离体,她说:“Keyan是保护者的角色,他尽自己的力保护家庭和他的部落一直到最后一刻。他的角色和我现在是一样的。”


继续向前走,穿过光的隧道,他进入到一个小婴儿的身体里,小婴儿叫 Jack,他的爸爸很强壮,妈妈很温柔,爸爸对妈妈时常拳打脚踢,Jack生长的环境很恶劣,从小就出入于酒精和毒品之间。大概七岁左右,爸爸一次出手太重,妈妈的头撞在墙上,就再没醒过来,Jack将真相告诉了警察。爸爸进了监狱,Jack有很大的负罪感,一蹶不振,从此染上毒品,流落街头,与无家可归者为伴,积劳成疾,五十几岁病死街头。他为了给妈妈伸张正义而让爸爸终身囚禁,为此一生没有原谅自己。


灵魂升天,她说,“他看起来很脏,破破烂烂的… 我好想抱一抱他。”说着自己就解嘲的笑了。说到灵魂在这一生的目的,她说:“他需要学会原谅他的父亲,原谅他自己,但是他没做到…”


我请Jack的灵魂继续走他自己该走的路,请Lisa的高我和我来对话,我问高我:“Lisa有很多的前生前世,为什么把Jack的这一生拿出来给我们看?” 她说:“我感觉我这一生和 Jack有一些连接,尤其是成瘾者的那种负罪感。Jack是我的灵魂使命的一部分,他没有克服他的毒瘾,现在就成了我的任务。”

“是不是可以这样解释—毒瘾取代了负罪感,你的使命是原谅自己。”

“是的,我觉得我还有很多谅解的工作要做。”

“那么如果你能够和自己达成谅解,是不是毒瘾也可以消失呢?”

“是的,是的,不是简单的戒毒,还有更多工作要做。”

“也就是说谅解的工作要先做好才可以。”

“是呀。”

“ 那么现在Lisa的负罪感是什么呢?”

“为了找到钱买毒品,我偷过撒谎过,我伤害了爱我的家人。后来我一道歉,家里人就说 ‘我们原谅你了,不用再说了。’ 如果有人想谈,我也什么都不想说,感觉羞耻。但是我没有原谅我自己,我心里还是一片废墟。”

我静默片刻,“问问高我,她需要做什么才能原谅自己?”

她忽然大声笑起来。我问:“为什么笑?”

她说:“她不会喜欢这个答案!是这么说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看着眼睛,我讨厌看镜子,然后对自己说—‘我原谅你,我爱你’。一直这样说一直到我真正找到感觉为止。”

“非常好,非常具体,这是你的家庭作业!”

“‘我爱你,Lisa’,感觉好奇怪!”她在笑,我也跟着笑了。

下面我问到关于她的纤维肌痛症的问题,她停顿了一下说:“我感觉我应该多照顾自己,我总是先考虑家里其他人,照顾他们的需要,自己的事总是排在最后。”

“那你会去照顾自己吗?”

“我会试着去做。”

“你应该做什么呢?”

“ 冥想,锻炼身体,喝水。”

“很好”,我继续向高我发问,“那么如果她学会照顾自己,并且原谅自己,是不是她的疼痛的情况会好呢?”

“ 嗯,不会全部消失,但是会减轻好多,到自己可以控制的程度。”

“我想问一问高我,Lisa现在的情况是她的家人不能独立生活,但是她们的情绪和现状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她的生活,她很爱自己的家人,不忍心离开她们,她应该怎么办才能不受家人的负能量的影响呢?”

“ 放弃改变她们的想法。”

“你能解释一下吗?”

“她已经尽职尽责了,不要试图去改变别人,应该学会照顾自己,应该学会和家人设立正确的界线。”

“非常好,你没有办法去帮助那些不想得到帮助的人。还有吗?”

“应该学习做计划,并按计划执行,她有拖延的坏毛病。”

“是不是拖延的毛病是她的负罪感在惩罚自己呢?”

“是的。”

“也就是说如果她可以原谅自己,可以爱自己,她的拖延症也会自动消失的,对吗?”

“是的。”

“当你爱自己的时候,你就自然会原谅自己,你的家人爱你,所以她们原谅了你,现在是你自己要爱自己的时候了……别忘了你的功课,你要站在镜子前说‘我爱你,Lisa’!” 我们一起在笑。

“现在我想最后再问一问高我,如果Lisa做到所有这一切,她学会照顾自己,她和家人有合理有界限的关系,她甚至可以有她自己的家,她的身体的疼痛和心理症状是否可以完全康复呢?”

“是的,她可以,好希望能有自己的家!”

我很欣慰带Lisa走过这一段旅程,帮助她看到希望的曙光,临走前我对她说,这一次的治疗对她来说还只是起点,后面怎样的结局全要看她自己怎样去走了,我为她送上真诚的祝福。


最近看了一本我的导师推荐的书 “Knowing Yourself 解读自己“,作者Joman Romero,书中对疾病和健康的解释是这样讲的 —

“健康不是一种静态,它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通过与自己良好的沟通,成为自己想法和情绪的守望者,以达成平和与健康的心态,最终的结果就是健康的身体。


疾病是我们忽略自己的感觉、忘记活着的目的,以及没有能力去表达个性产生的结果。它象征着我们失去了与世界、人类、自然和上帝万物合一的感觉,象征着与精神世界的分离。​


因此,我们应该假定身体没有生病,生病的是人。人类只有一种疾病,那就是在意识中失去和谐。”


这和我所理解的心理健康影响生理健康的道理不谋而合。任何身体疾病都是灵魂给我们的信号,了解自己,是解决身体问题的最根本答案。


再翻到这本书关于纤维肌痛症的章节,作者写到 —

“纤维肌痛症(Fibromyalgia)中的纤维(Fibro)在拉丁语中的象征含义是‘家庭纽带’。患这种病的人对家庭关系的理解有障碍,一方面,他喜欢和家人生活在一起,成为其中的一部分,感受被爱和被理解,另一方面,感到家人的需要会阻止他过他想要的生活。


他觉得这是他自己的问题,他认为他应该对家人解释、得到认可,并与他们分享一切,甚至会觉得对家庭中过去伤害过他的人有‘义务’。


为了恢复健康,纤维肌痛症的患者需要切断那些对他造成伤害的家庭成员的关系。”


感觉在这本书中关于这种病的描述简直就和Lisa的状况一摸一样,其实都在于想法,Lisa认为她对家人有责任,尽管她的家人也都是成年人。而所谈到的解决方法也再明白不过,只是现实生活中要真得去做又谈何容易。

这是灵魂课题的另一个典型案例。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课题,有自己的障碍去穿越。有没有想过,在这一生里,你的课题是什么?



2022-05-04




4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