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aren

外星战士

Mag 看上去是个很叛逆的女孩子,满身的刺青,耳朵鼻子上带着大大小小五个环,和同来的刚结识不久的金发男朋友流利地说着带有英国口音的英语,却让我用中文给她做催眠,我问她原来在家里用什么语言,她说家里是少数民族,原来在家里用满语交流,上国际学校学的英文,因为家的地理位置位于内蒙靠近俄国边界,她还会说些蒙语和俄语,我不禁惊叹她的语言能力。


她虽然没有任何宗教信仰,但从小就相信自己是有前世的,所以这次想真正了解一下,并想知道自己和母亲的关系为什么这么差。她的母亲十七岁生下她,母亲有很多心理问题,她感觉母亲好像对她很敌视,感受不到母爱的Mag 很早就走出家门四处漂泊,到现在好像唯一的联系就是资金来源了。


Mag 很快就进入了状态,遥远的记忆的画面在她的脑海里渐渐清晰 — 她站在一个黑色的沙滩上,旁边是绿色的水,不像是地球,她很紧张,感觉有人在追她,追她的不是人,是很长的黄绿色的一种生物,她说:“像大海鲜!” 这些生物追她的原因是因为她杀了人,她身体上染上紫色的血,我引导她看自己的身体,她告诉我她有鼓鼓的长长的蓝得发绿的身体,有尾巴,有很多触手和可以变形的盔甲,盔甲就是她的武器,她有一些一同作战的同伴,他们长得都不太一样,很多同伴已经在战争中死去,她看到一个朋友失去了一只眼睛,他们彼此之间通过心灵感应交流,不需要语言,她说:“不是特别详细,但我看着对方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我问她是否有名字,她说,”我们都不需要名字,我们都是一体的,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精神母体。” 我问她长得像海鲜是不是说是在水下,她说是的,他们都有两种形态,本来是可以去陆地上的,但是陆地上已经被敌人破坏,沙滩都变成了黑色的,黑色的沙滩是有毒的,所以不能去了。打仗的原因是在争夺一门技术。她还感觉自己带了一个像亲人一样的“人”一起去打仗,但这个人已经战死了,她想起来满心的悔恨自己。她想去寻找他们共同的精神母体,那是一个像水母一样的很大的紫色的生物,但是已经晚了,精神母体已经死掉了。我问她最后的结局是什么样的,她说:“我们失败了,我感觉不到其他的同伴,我死了,死在一个像大烧瓶一样的容器里,我的血是紫色的,我感觉自己轻飘飘的,我知道自己死了,但是好像还没有死透…我失去了我的身体,失去了我的亲人,失去了我的能力,我的精神在分裂,分裂成一个个的碎片…”她的话也像碎片一样飘在半空中,余音缭绕,若有所思。


“然后呢?然后你去哪里?” 我继续问,“然后我成为一个很大的集合体中的一员,但我还能意识到 ‘我’ 的存在,我变得很小,我能感觉到我那个亲人也在这里,我感觉自己需要对她负责任,所以就一直追随着她。” “你追随着她去了哪里呢?” “ 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星系,我们降落到一个很大的蓝色的星球上,像是地球…可能就是地球了,我那个亲人她先投生了,我后到的,在地球上的时间要慢很多,所以我们两个相隔了十多年。” “你投生的家什么样?”“有一个花园,有栏杆…妈妈很漂亮,白白的肤色。” “你看到的妈妈是你现在的妈妈吗?” “…是的,而且她不光是我的妈妈,她就是我一直跟随的那个亲人…她好像原来是我的一部分,后来和我分开了,是我把她带上了战场,最后死了,所以她恨我,她不能原谅我… 她在降临到这个星球的时候已经很残疾了,我也是残缺的,但要比她要完整一些,所以我要帮助她…” “你可以帮助她吗?” “现在还不行,因为她不听我的,她还在伤害别人。” “ 你是否可以试一试用原来你们沟通的方法做心灵感应,看她能听到你吗?” 她静止了半分钟没有说话,然后说:“可以的,我可以用这种方式和她沟通,我会尝试帮助她的。”


我继续问:“你对地球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不喜欢,这里太落后了!”

“你指得是什么落后,是技术方面吗?”

“不是,是人,这里的人还在进化比较早的阶段,他们都很自私,很懦弱,他们没有把心知联系在一起,不想与其他人共情,虽然都生活在一起,但是他们感觉不到彼此。”

“他们不理解所有人都是共同体的一部分是吗?“

“是的,我们彼此之间都有连接,我们都是一体的。我看到大多数的人都是残缺的、破损的,我身边的很多人都只有半个灵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像碎片,被打散了,散到这个星球上来的。”

“你感觉你的灵魂是完整的吗?“

”不是,我的思想是完整的,但是我没有之前那些能力了。”

“那么你在这里的任务是什么呢?”

“我要帮助我妈妈,还有其他人,把地球变成一个更完整的地方。”

“怎么样做才能做到这点呢?”

“我要学会不自私,我原来是因为太自私所以害了我的亲人,也就是我妈妈。我要学会更大程度的去爱。我原来的星球大家都是一体的,所以不需要去连接,这里很需要,爱可以把彼此连接成为一体。“

“所以这里需要更多的爱是吗?”

“还有同情和宽容。”

“那么是爱、同情和宽容把我们连接在一起,对吗?”

“是的…”

“怎么样做才能给地球带来更多的同情、宽容和爱呢?”

“要原谅其他人,也原谅自己。”

“还有什么是应该做的?”

“不要逃避即将到来的厄运!因为这里的大多数生物都没有进化完全,所以会遭受这样的后果…” 她的声音非常微弱。

“你所说的厄运是针对你自己的呢还是针对所有人的?”

“这个星球上的大多数生物感觉不到来自宇宙的能量和爱,也不懂得谅解彼此,所以才会遭受厄运,让他们感受彼此仇恨不被宽恕是一件多么糟糕的事,他们才能学会去爱。”

“是这样的,只有体会不好的东西你才能明白什么是好的东西。”

“是,这个时候要学会不要逃避,去感受。厄运过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那么对于Mag来说,她现在应该做什么?”

“她应该原谅自己。她过去在战场上杀过人,战争毁了很多东西,她还导致了自己亲人的死,她一直在自责。她不会在这里呆太长时间了,这里不是她的家,等她完成任务就要回去了…”

我无语:“…你希望为这里带来同情、宽容和爱,可不可以也对自己有同情、宽容和爱呢?”

“我会去试的。”

“展望未来,你能看到自己的将来是什么样吗?”

“我看到我找到过去一同作战的其他人,还有过去的亲人,我们都在地球上流浪,支离破碎的活着,残缺得几乎不能辨认了。但是我还是认出他们来,他们有些现在是我的爱人,更多是亲人,我们在一起帮助把地球变得更好,也让自己更加完整。

她把现实一起带进来说:“我已经认出来一个人了,我们是非常好的朋友,现在虽然相隔很远,我还是能感觉得到他。”


她继续说:“我觉得我好像会小有成就,我是一个艺术家,我学习文学,学习不同的文化和语言,学习电影艺术…”

最后我又问到她和妈妈的关系,“你说你妈妈原来是你的一部分,那么你们是否还可以还原成一体呢?”她回答我:“是的,如果她能够原谅我,和我一起回到集合体中,我们还可以是一体的,到那时我就完整了。”


我的眼前出现很多残缺不全的人像僵尸一样茫然地走来走去,像在找寻丢失的那一部分灵魂却又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找什么。在萨满学说(Shamanism)中,人本来是完整的,任何生活的挫折、事故、身体的病痛或精神的创伤,都会导致一部分的灵魂的分裂,这一部分的灵魂从身体分离出去是为了保护自己,但同时也削弱了自身的能量。我们一生中有很多挫折创伤,出生本身就是创伤 — 看小婴儿撕心裂肺地哭就知道,所以我们都是不完整的,都是Damaged Goods,所以我们用一生去寻找失去的那一部分能量,试图让自己重新变得完整。或许在寻找的过程中四处碰壁让自己更加残缺不全,能量消耗殆尽。或许有一天幡然醒悟,发现人生的真谛,发现奇迹原来近在咫尺。

2021-10-09




21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