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Karen

灵魂伴侣

       Emily想了解她的前世,她说不止一个朋友说她的问题一定是和前世有关的。Emily的第一个孩子只活了六个小时,这件事发生在两年前年初的时候,属于医疗事故,她伤心欲绝,到了年底,她又生了另一个儿子。她说,是这个儿子给了她好好生活下去的勇气。两年里她作了很多的心理康复,但是说起来仍然忍不住眼泪。


       刚刚三十出头的Emily经历了比一般人多很多的人生苦难,从小受说法语的嬉皮士父母的性开放生活方式的影响,她经历了青春期的放浪无忌,因为她的容忍多次遭受性侵,为母亲嫁给自己不爱的人,然后还不到三十岁就得了宫颈癌,离婚后邂逅的男友都和她父亲一样有暴力倾向,然后又是丧子,现在她虽然有不到两岁的小儿子,但是并不打算和儿子的父亲长久下去,母亲现在的生活完全依赖于她,这一切都让她感觉很失落。


      她曾经做过一次催眠,感觉和那位男性催眠师没有很好的沟通,整个过程不能完全的放松,总是担心万一有什么让她害怕的记忆出来,这种担心干扰了潜意识的自然发挥。我的感觉是从她的生活背景来看,太多的和性相关的伤害,她的能量和男性是不协调的,她会本能的感觉威胁,会排斥男性能量,所以她应该找女性去做这样的沟通。


       进入催眠,她在丛林中奔跑,有人在追她,她是个十二、三岁的有着浅金色头发的小女孩,她很害怕。追她的人是一个粗壮的男人,她和这个男人住在丛林中的一个小木屋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她开始感觉那个男人是她的爸爸,那个男人对她很凶,夜晚的时候会脱光衣服摧残她的身体。我带她回溯到更早的时候,她说:“他不是我的爸爸,我是被他从家里绑架出来的…我曾经有一个很好的家,有爸爸妈妈,还有弟弟…” 说到弟弟,她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弟弟就是我那个死掉的儿子,我认出他来了…” 这个男人闯进她的家里,把她绑架到深山老林的木屋里,她不知道自己的家人是否还活着,感觉这个男人把他们都杀了,她反反复复的说:“我应该保护弟弟的,我没有做到,我应该保护他的…” 我说:“你没有做错任何事,你这个年龄没有可能对抗那个男人的!” 我带她继续走,她说,她找到一个机会从木屋里逃出来,回到第一个镜头她在林子中奔跑,最终那个男人追上了她,拧住她纤细的脖子把她杀死了。那一刻她说,“我要是不跑就不会死了,我如果忍一忍,他就不会再去伤害其他人…” 


       临去世的这一刻的体会会铸造信念,然后灵魂把这种信念通过能量传递下去到另外的生命中去验证。从她这一生受过的性伤害的经历中,我看到很多的伤害都来源于是这种信念 —“忍一忍就过去了,否则会更痛苦”。在这样的忍耐中,她放弃自己。


        灵魂升天之际,她哀叹:“我好想弟弟,我的儿子,我又失去他了…” 我抓住机会,请她回到在另一个时空里她曾经失掉过他的另一个生命中去。她马上回到另一个故事中,她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性,和男朋友一起住在一栋高层大楼的单元住宅里,她说:“时间应该是比较现代的,五、六十年代吧,地点是纽约。”她很爱她的男友,她说,“又是他,我能认出他的眼睛。” 她的男友也很爱她,但是他的父母不喜欢她,因为她出身贫困,而他的家庭是上流阶层,他的父母认为她配不上他,但是他坚决站在她的一边,为此甚至断了和父母的联系。她自己也觉得自己配不上他,他英俊而出色,周围有很多女性仰慕,她感觉自己很一般,不明白为什么他偏偏选择了她。她经常感觉很内疚,好像她是导致他和父母不和的原因,她不相信自己能够留住他,这种心理状态渐渐的让他们的关系变得疏远,最终他选择了其他人,他们分手了。她流着泪说:“我又失掉他了…” 她郁郁寡欢,几年后吞食过量安眠药过世。


       灵魂再一次升起,她说:“我的心感觉很沉重,我不应该期望任何人给我快乐,我的快乐应该完全依赖我自己,不应该指望别人。” 我感叹:“是什么原因让你们跨越时空,有这么多次的聚散离合呢?” 她哀叹着说:“我们注定要到最后才可以在一起的,是我的修行不够,是我的问题让我一次又一次的失去他…我好想和他在一起,我在每一世的生命里找寻他...”


        我继续追问下去,“请问灵魂,Emily要怎么做才能达到所需要的修行呢?”

       “她需要学会相信自己,相信自己已经就是全部了,她不需要其他人。” 

       “你有所有你该有的能量,你是全部,你不需要任何人。”

       “我一直以为我需要和其他人在一起,我总是觉得我需要别的人或者别的东西才能让我完整,现在我明白了,我有很大的能量,我没有缺失,我自己就是完整的,我不需要任何人!”

       

        ”记住这一点。我还想问一下,关于自己的快乐自己来创造,Emily在这一生好像有太多的责任帮助别人快乐,但是忽略了她自己的快乐,她是不是应该也学会为自己制造一些快乐呢?”


       “她很坚强,她周围的其他人给她很多的责任,这些责任会让她感觉很沉重。”

       “你需要学会如何让自己减压。”

       “我这样说会有负疚感,但是我应该学会自私一点,不要总是太为别人着想,或者太容忍。”

       我马上纠正她,“好像不对,那个词不是自私,那个词是自爱。爱自己,就不会总是把自己放低,让别人踩在自己头上;爱自己,就不会容忍别人对自己做自己不情愿的事情。”

       她醒悟过来,“是的,是的,我过去真的是不爱自己,岂止不爱,我恨自己,感觉自己很脏,因为我的容忍,太多的毒素蓄积在身体里。”

        我继续问:“感觉一下,这些毒素是否和你的癌症相关?” 她的宫颈癌的发病部位说明是和性相关的。

        她把手放在下腹部的位置上,“一定是的,过去很多和性有关的伤害,我都忍了,变成毒素累积在这里。我要学会爱自己,把毒素排出去,否则早晚有一天会复发,我会死在这上面。” 

   

       一种隔世的错误的理念,带给她这一世的行为的误区以及身体的高危警告,由此可以领悟灵魂体验的轨迹。


       她继续聆听灵魂传递给她的信息:“她有很大的能量,她很重要,她过去一直没有看到这一点,她总是觉得自己很渺小,就是因为她觉得自己很渺小,所以会被别人所利用...你注定应该做的事还很多...” 她的呼吸变得很深沉。


       很多的理解泉涌而出:“你可以有温柔的心,同时很强大,你不需要去表达你的强壮。我一直以为我需要铁石心肠才能强壮。” 

      ”是的,女性的能量是外柔内刚的。“


       她感受到了她的小儿子强大的能量,感受到在未来的路上,他们可以相依为命。她感受到她在这一生的目的是疗愈,不但为自己疗愈,也疗愈其他人,她说,”为自己疗愈才能帮助其他人疗愈,在为其他人疗愈的同时还要继续自己疗愈的过程...“ 她说,”她要做的事就是放开,放开所有的愤恨,放开所有的负面情感,清洁毒素,相信一切会好。“ Trust the process - 她反反复复的用到我平时经常用的一句话。


       我带着她继续向下走:“我想问问Emily下一步在感情关系上应该如果处理?” 她毫不犹豫,“Emily需要独处,断掉所有的负面联系。” 

       “ 她不是独处,她还有小儿子相伴。”

       “是的,只是断掉所有的浪漫关系。她需要时间给自己疗愈,应该比较长,可能十年吧。”

       “然后呢?”

       “然后她会找到一个和她相当的人。“

       ”怎样找到这个和她相当的人呢?”

       “我会感觉得到,他会有平和的性格,有爱心,他会帮助我、支持我,他会让我闪光。他的微笑很有魅力...”


         谈到未来,她的声音中充满了自信,“她会成为一个领导!” 她忽然说,”我看到三角形...可能是公司的徽标,三角形的标志,我还看到床...这个公司做的事应该是和帮助人康复有关的...” 她进一步感受到自己的能量,感受到那种从来没有过的自信,感觉有能量在她说的话里,而她可以用语言帮助其他人疗愈康复。

 

       再一次体会到催眠的奇妙,此时她的脑波已经进入Gamma波,Gamma波是脑波中最高频率的波长,是奇迹发生的波长,在这一阶段中会有一些以前想不到的主意迸发出来,留待以后去进一步发挥和实现。


        给灵魂的最后一个问题,“如果Emily学会了自爱,理解了她生命的使命,完成了她的修行,那时候会怎么样?” 也许是这一生,也许还有更长更长的路要走。


       “那时候,她的灵魂的伴侣会再回来,就是那个有着平和的爱心和魅人的微笑的人,那个曾经那么多次出现在她的生命中的灵魂,他将再一次回来,这一次他们的灵魂将永世相伴…” 她声音中流露出一种很深的向往,这种向往穿越时空,回荡在宇宙间,化作能量,带她一路前行。


2024-02-13




17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aire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