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aren

爱无过错

Eve和她的好朋友以及她十几岁的女儿一起来到我的工作室,她感觉有些木讷,没说几句话就已经是满脸泪痕。倒是她的好朋友一直在讲述她的故事 - Eve结婚将近二十年,一儿一女也都十多岁了,前些年一向精明强干的她对老实本分的老公很有些瞧不上眼,指责呵斥,甚至在他的朋友面前当众耻笑他。Eve 自己也承认做得比较过分。然后她得了抑郁症,终日郁郁寡欢,甚至到了生活都不能自理的程度,她的先生承担起了照顾她和两个孩子的责任,几年过去,她渐渐好起来。她的先生却在这时宣布 -“你的病也好了,我无法接受过去你对我的态度, 我要离开你,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这是两周前发生的事情,男人已经搬出家,她的感觉就像天塌了下来一样,每天以泪洗面。她非常后悔过去对待自己老公的态度,缺乏应该有的对人的尊重,更不要说是对自己的亲人。她哭着说,“但是我仍然很爱他呀。”


感觉Eve的伤痛还很新鲜,我问她:“你希望我能帮你什么呢?”她说,“我想要他回来!” “那不是我可以做到的。我可以做到的是让你感觉好一些。” ”她不能让他回来我为什么到这里来。” 她用广东话对她朋友说。尽管我不懂粤语,这句话听懂了。她的朋友满怀歉意的对我说:“她也跟我说让我帮忙把他劝回来,而且一定要做到!这我怎么答应的了呀,所以我找到你,觉得现在能做的就是怎么让她感觉好一些。” 我说:“不要想,马上回答我,你感觉他有可能回来吗?” Eve的朋友就摇头,我看着Eve,她也在摇头。连Eve的女儿也在摇头。直觉的反应用在这里通常是正确的,我说:“那我们就按照他不回来做打算!”


Eve的朋友和女儿离开以后,Eve 又一次讲述她对以前的所作所为有多后悔,自己知道现在是报应。但她真的很害怕自己会一个人,很希望他能回来,现在焦虑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她有自己的相当成功的生意,所以经济上不是问题。她说,“我现在才知道自己有多爱他。” 我花了不少时间才带她进入到催眠状态,焦虑让她的大脑一直处于高频状态,只有脑波降下来才能进入催眠,和进入睡眠是同样的道理,脑波降不下来,就会睡不着觉,想事情也想不明白。催眠可以通过引导帮助客人降脑波,自然也会帮助睡眠,还可以让脑子想事清楚很多。当客人进入到半睡眠状态的时候,我就开始用语言激发潜意识,让客人在潜意识中清醒过来,这时的清醒是对内的注意力高度集中的清醒,在这种状态下所有的记忆都可以被唤醒。


Eve回到小时候,爸爸妈妈离婚了,妈妈辛苦劳作养活他们兄弟姐妹好几个,Eve的年龄居中,没有人注意到她,没有人照顾她,Eve从小就开始学会自己照顾自己,学会精打细算的过日子。十几岁她就开始自己独立生活,她很害怕孤独,很多的夜里,她一个人在房子里转来转去,孤独的感觉渗入骨髓让她感觉无法忍受。这种感觉一直跟随着她,尽管后来有了老公孩子有了工作事业,她好久没有再体会这种感觉了。先生的分手现在突然就把这种感觉一下引发出来,就像开了闸的洪水一样,Eve的眼泪也象洪水一样一泻千里。


等到Eve稍微平静一点,我开始和她的潜意识交流:“告诉我怎么样才能让你开心起来?” “他回来我才能开心。”“为什么他回来你会开心?”“我希望他能每天和我在一起,因为我爱他。”爱这个概念有的时候会被错误的使用。我继续说:“我知道你希望和他天天在一起,但我不知道爱是不是理由。举个例子,我爱我的妈妈,但我不需要天天和她在一起。”她无语,“那么让我们再想一想,如果他不能天天陪你在一起,你会是什么感觉?”“我会感觉孤独。”她一点不犹豫的说。“我很害怕孤独的感觉。”眼泪又开始流下来,我能体会这是许多年以前的情感记忆的触发。

了解了她真正痛苦的原因,我说:“现在让我们来想想办法看怎么处理孤独的问题。”正常状态下太多的焦虑会让想法短路,不知道怎么去想也就不知道如何去做,这就是催眠可以发挥效应的一个方面 — 催眠可以帮助把想法理清。


“怎么做才能让你不感觉孤独?”

“有他在我就不孤独!”她的正常意识还在挣扎。

我说:“当然这是最好的选择,我们真心希望他能够回来,你也明白自己的错误了,如果他回来你会对他不一样是吗?”

“是的是的,我会向他承认错误,我会尊重他爱他。”她一个劲的点头。

“但是,他是否回来要由他来决定,不是由你来决定,你只能决定自己要怎么做。所以,你也要做好他不回来的准备,对吗?”

“…对的。”

“好,那么如果他不回来,你怎么做才能感觉不孤独?”

“不知道…”

“平时有些什么事情是你喜欢做的?”我一点点引导她。

她开始平静下来,“我喜欢和孩子在一起,喜欢和朋友在一起,还有生意也要照顾…”

“非常好,那么从明天开始,你应该干什么?”

“照顾好孩子,和朋友多聚一聚。我和大部分朋友都有一阵没来往了。”

“非常好,现在看一看,你五年以后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十年呢?…”

Eve 完全平静下来,她在催眠中看到自己的未来,明白她面临的问题不是失爱,而是孤独,明白没有先生的日子也还是可以不孤独的。其实生活都是我们自己的选择。看来如何去面对孤独是她这一生的人生课题,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她自己走,她可以选择做为受害者自怨自怜,也可以选择接受命运的安排,开始新的生活篇章,希望我的催眠能够帮她在未来的路上点一盏烛光,看到在孤独的长夜之后光明就会到来。

​2021年1月18日



8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