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aren

生为勇士

已更新:10月11日

Tyla是个演员,她有浅黑的肤色、非洲人的黑色卷卷毛和浅绿色的眼睛,她的眼睛让她与众不同。Tyla一直对精神世界感兴趣,读了很多这方面的书,其中包括量子催眠创始人Dolores Canon的著作,她在谷歌上找到我,想自己也试一试量子催眠。


Tyla最想知道自己的灵魂使命是什么,尽管现在的生活很富足,也有稳定的男友,想到自己的未来,她说,感觉空空的, 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Tyla从出生就被领养,领养后没几年父母又离婚,她一直是父亲带大的,她的童年回忆里没有女性的爱。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当了演员,好像命运就把她带到了这里。说到性格,她感觉自己缺乏自信,太在乎别人的眼光。


我能感觉到她对这次催眠的期望值很高,她很快就进入状态,潜意识里的记忆好像早已经呼之欲出,我的引导才走了不到一半,她已经象看电影一样在描述自己头脑中看到的那个前生前世了。


那一世应该是近代,她是个三十多岁的叫Ria的金发女性,站在海边,眺望远处的海水拍打岩石峭壁,旁边站着她的先生,看着他的脸,她说: “有伤心的感觉。” 我问为什么,她说:“我要离开他,我要自由。” 她曾经爱过他,但是他的脾气很差,控制欲强,会经常对她喊叫甚至拳脚交加。对Ria来说自由非常重要,所以她决定离开他。在此之后,她尝试了很多次离开他,但是总是摆脱不掉,他一直象影子一样跟着她,再后来,她生病了,感觉身体越来越虚弱,Ria去世的时候只有四十多岁,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只有他在身边。她感叹说:“一直也没能离开他…”

灵魂出体,她闭着眼说:“我觉得这些都是我编出来的。” 感觉虽然她的故事随口即岀,但是正常意识的干扰比较多,我考虑更多的潜意识的回溯会帮她进得更深,所以就带她继续走。另一世,她是高大强壮的中世纪的男性,身穿象古罗马脚斗士一样的衣服,手拿长剑走在丛林中,四周分散着很多和他同样装束的同伴,他们从自己的王国在向邻近的王国进发,准备突袭邻国,他们和邻国的国王互相仇视,并且一直想扩展自己的领地。


走在丛林中,他对面前的一棵大树注视良久:“感觉这棵树与众不同,好像它想对我说什么…” 我问:“专心感受一下,它想对你说什么?” 她好像在听…, “Run”,她只说了一个字,“是什么意思呢?是让你跑向什么还是从什么地方或者什么事情跑开?” 她又想了一下,说:“不知道…” 一直到最后她走出状态,她还在想着那棵树说的话“Run”,若有所思良久。


他们的突袭很成功,很轻易的攻下了邻国,他砍了那个国王的头。他选择留在那里没有回原来的地方。他一直是自己一个人,再后来他同情被苛捐杂税欺压得忍无可忍的百姓,领头和当地政府做武力抗争,最后被当政的官员抓到砍了头,他死的时候只有五十多岁,他不后悔,因为他知道自己伸张正义的努力唤醒了很多人的良知,他的生命没有白费。


接下来她又在说:“我还是觉得自己在编故事,好像进不去…” 她的眉心皱了起来,身体也在轻微地扭动。有些客人对了解自己的前世有比较高的期望值,尤其是在这方面做过一些探索的客人,他们头脑中形成一定的概念认为前世记忆应该是会象看电影一样以某种特定的方式从脑子里冒出来,在真正的催眠状态下那个电影没有按照他们想的方式出来,所以就会开始有失望感,这种失望感在头脑里形成一种负向反馈,干扰了潜意识的工作,最后的结果就是越急越找不到感觉。潜意识被激活的体会不在正常意识的控制之下,所以没有体会过的人只靠想象是没办法理解的,就像我们学习开车,别人讲得再详细,如果你没有自己真正手握方向盘上路,你就是学不会。


我让Tyla放松下来,用缓和轻松的语气告诉她对自己有耐心,不要急,学会放开,跟着我走就好,我用念引导词的缓慢低沉的语气对她讲,你认为应该看到的,还有你的失望感,那些都是你的正常意识在脑子里的活动,很多时候期望值越高就越容易有失望感,而失望感一出现你的脑子就在正常意识的控制当中了,这样你就越不容易进入状态。现在试一试把这些都放开,你不需要期待什么,也不需要对任何事情失望,放开控制,把自己当作旁观者,静观事情的发生… 我继续以引导词加深她的状态,她的身体明显的静下来,面部肌肉渐渐松弛,继续下去…她不再对我说的话有反应…她睡着了…空气中有一种静谧的感觉。


我轻轻拍拍她的肩膀,让她醒过来,确认她对我的声音有反应,引导她继续走,她的潜意识渐渐清醒过来,画面重新回到脑子里。再一生,她是一个名叫Cam的男性,Cam是一个生物医学领域的科学家,他终日沉浸在他的工作中,他在研制一种可以从根本上改善人类生活质量的药品,他有显著的突破,几乎已经到了最后一步。药业巨头公司一直在监测他的工作,他们非常不喜欢他所做的事,因为这会直接影响到他们的利益,他们试图通过政府机构进行干预,对他施加压力,他顶住各种威逼利诱继续工作,因为知道这项研究的重要性,他意识到自己的危险,但是想到他的研究可能为整个未来人类的贡献,他无所畏惧,最终他被注射毒药,死在自己的实验室里,他知道自己已将研制结果留给信任的朋友,死而无憾,他的信念大过他对生命的留恋。


她的面部表情非常平静,这一次她的感觉很真实,故事里的细节随着画面的增加越来越多。感觉她是高度视觉型的人,她的潜意识是完全跟着画面走的,所以当我直接问到她的灵魂使命时,她好像又找不到感觉了。我于是换了一个方式,我请她想象她的未来是什么样的,画面展开,她看到自己身着正装,优雅洒脱,站在高大的法庭大堂上义正词严、滔滔不绝,她的身后是一大群支持她的平民装束的人,对立方的人衣着考究,但支持者寥寥无几。她在为平民百姓争取更多的利益,有某种资源被掌握在少数权贵手中,她因为经常在影视界出头露面,比较有名望,她对权贵阶层的特权深恶痛绝,领头与特权阶层在法庭上下做斗争,她说:“It has to be done!” 这句话她在对前世的回忆中重复过好几次,尽管这样的生活很辛苦,但心中有一个信念,就是这件事总要有人来做,内心对正义和自由的渴望驱使着她执着前行,她每一天都感觉很充实,动力十足。


我问她这时是不是还有缺乏自信的问题,她耸耸肩,“我才不在乎别人怎么想!” 当一个人被信念驱使去做自己坚信是正确的事时,别人怎么认为完全不重要。她从小一直是被父亲抚养长大是因为她需要学习男性的能量,这种能量帮助她在秀丽的外表之下有阳刚之气,嫉恶如仇,敢于挑头与对抗。她作为职业演员是为了提高自己的知名度,从而更有号召力…所有的点都渐渐连接在一起,现在的她是在蓄积能量,等待使命的召唤。我忍不住问她是否能看到结果,在法庭上最后是输是赢,她说看不到。好像去做这件事本身更重要,结局如何就留待后人评判了。


走出催眠的状态,回想刚刚经过的四个不同的时代,尽管人生境遇完全不同,但好像有着同样的抗争的主题。她感叹;“和我想象的不一样,催眠的感觉不一样,我也没想过自己会选择这样的生活,好像很辛苦的。”她的话有一种沉重感。我相信尽管这条路遍布荆棘,不是普通人的简单的生活,当时机到来,命运向她召唤时,她还是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走下去,她的灵魂决定了她生为勇士,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



2022年10月9日







7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