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Karen

作自己

J生活在加拿大另一个城市里,所以我们约好用Zoom视频来做催眠。屏幕上的J看起来有些腼腆,像个大男孩,他说最近因为和老板之间发生的一件其实很小的事让他感觉很不安,他感觉自己有社交恐惧症,很怕和别人—尤其是比自己高一级像老板这样的人说话,有不同的想法从来都不敢表达,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做什么事好像都心虚,总想把自己藏起来,甚至到了幻听的程度,连工作都是选择不用出头路面的—他是个厨师。


家庭的矛盾导致他很小就学会独立生活,承担起生活的重任,但他并没有感觉有太大的压力或者负面影响,所以对社恐的原因很困惑,他觉得应该和前世有关联。感觉J是直觉很好的人,尽管隔着屏幕,他还是很快就进入了催眠的深处。


他看到站在他面前的人是一位感觉有仙骨、道性高深的长者,白色长袍,白发扎成发髻,全身好像在发光一样,而他有着同样的装扮只是年轻许多。长者是他的师傅,他和师傅生活在深山之间的道观里,好像在道观里只看到他们俩个人,平时时常会有香客和求医问药的人登门。师傅不仅是高深的道人,还熟通医术,他就跟着师傅研习道教和医术,学习以慈悲之心救助世人。画面越来越清晰,顺着时间线看过去,一个刚出生的小婴儿被遗弃在道观门口,师傅把他收进道观,给他起名叫道悟,从此带他一点点长大,培养他成人,倾囊传输给他道家的理论和医术。他说,这里是武当山。等到师傅老了,他开始自己主持道观,师傅活到了一百岁。道观的名气越来越大,登门求医问道的人越来越多,所以他终日忙碌,过世的时候他已经白发苍苍。


灵魂离体之际,有一种肃穆的感觉在空气中回荡。回想过去,我认为他一直是在造福于他人并自我修行,应该是很欣慰的一生。我请他的灵魂为这一生做一个总结,他脸上出现一种悲伤的表情,他说,“我感觉很孤独很无助,我一直生活在师傅对我的期待中,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在为别人而活!” 我有些惊讶,“你想要的是什么样的生活?”

“我想出去看世界,我想能自由自在的活。”

“是什么妨碍了你这样做?”

“师傅对我的期望很高,道观也有很多的规矩要遵守,我感觉身不由己。”


他敬重他的师傅,师傅从小辛苦把他带大,他不想让师傅失望,也不想让周围其他的人失望,他小心翼翼循规蹈矩一辈子,虽然是积德行善的一生,但从来就没有按照自己的心去生活,甘苦自知。


接着他很快又进入了下一世,他是一个高高大大的男人,外形不修边幅,感觉是干粗活的,他看到自己的家里有清秀的夫人,穿着古装的长裙,还有一个小小的男孩子,大概只有五岁左右,看到他们的时候他有快乐喜悦的感觉。我请他仔细看一下夫人的眼睛,他说她的眼睛和他现在的夫人一模一样。进一步延伸,他看到自己在市集上摆摊卖肉,手里熟练地挥舞着刀,他说不是屠夫,不杀生,只是卖肉。日子过得还好,虽然不富裕但维生没有问题。我请他感知一下时间和空间,他说,“宋朝,江西”,问到他的名字,他说,“他叫关西”。


然后发生的事情改变了一切,他看到自己在和人吵架,这是一帮为非作歹的市井流氓,情绪很愤怒,他感觉自己拿着刀正在剁肉的手在颤抖,他用力在忍,对方咄咄逼人,终于没有忍住,他看到自己抬手举刀向对方劈了下去,然后就是血流遍地,然后就是逃走,走得越远越安全,他知道自己是被通缉的罪人,被抓住就是死路一条,他不想连累家人,从此再也没有进过家门,躲在一个偏远的小村子阴暗的房子里,日复一日,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每天都生活在惶恐之中,担心有人会来抓他,死的时候,还不到六十岁。


此时的J脸上一片懊悔的表情,他有很好的家,很平静的生活,一时的冲动毁了所有一切。他立下誓言,以后再也不能头脑冲动,凡事都要三思而后行,低调做人,这一誓言到现在还一直约束着他,这就是他的社交恐怖症的最初的起因了。


J很自然就找到高我的感觉,高我告诉他,这一生是那两次前世的延续,第一个前世他虽然修行救助世人,但是不能作自己,第二个前世因为冲动毁了他好好的家,后来的他是不敢作自己,现在的他仍然是在考验中—如何作自己。


同时高我也明示给他,这一生他之所以需要过早担负起生活的重任是要还上一世的业债—他对他的家没有尽到该尽的责任,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他对夫人和幼小的孩子是有责任的。


高我还给他很多关于如何作自己的提示,帮助他在意识层面和潜意识层面同时理解,现在的情景和以前不一样,现在他是安全的,现在他不需要担心,不需要在不必要的时候过多的束缚自己的想法和行为,告诉自己—你是自由的,你可以自由地说你想说的话,做你想做的事,现在你可以作自己!


走出催眠,J摇摇头,说感觉好像有很多东西需要慢慢消化。第二天我收到他的短信: “这次催眠有意想不到的收获,要学会作自己,满血复活了,再次感谢您耐心和专业的指导。”











24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