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aren

哲人

客人小张和女朋友从另一个城市远道飞过来,一起来到我的飞洋催眠工作室,小张是最初从内蒙古过来的二十出头的阳光大男孩,初见面的腼腆很快就被草原人特有的自然开朗所代替。小张的女朋友在此之前已经在我这里做过好几次催眠,所以我首先问他是不是被女朋友逼着过来的,他笑着说:“不是,我一直想对自己的内心世界有更多了解!”


他希望做前生前世的催眠,因为好奇,到我这里来的不少客人是希望了解自己的前生前世,有的人是想了解自己和某一个人的关系是否事出有因。我们的潜意识深处有所有的灵魂记忆,在适当的时候这些记忆都是可以被唤醒的。催眠还是很好的调整自我的机会,所以即使是对只为好奇的客人,我也不会浪费这样一个好机会,我问到他是否希望自己在某些方面有所改善,他谈到自己有时会感觉焦躁不耐烦,尤其是在和别人交流的时候,有时又闷在心里因为怕不被别人理解,他的女友在旁边作证说他有事宁可自己折磨自己也不肯告诉任何人。


交流过后,他的女友离开了。我们开始进入催眠的过程。小张是一个很好的催眠对象,我通过引导将他带到和他这一生最相关的前生,第一个场景—他站在冰山上,三十多岁,长头发,穿着藏红色的长袍,孤身一人没有家,心中充满忧虑,这种忧虑是因为看到世人太多的病痛和贫困苦难,自己又没有任何办法去改变。“那你想怎么办呢?”我问,“我要去学习做人的道理,要去隐居求志,再来帮助世人。” 整个催眠过程中他说话的方式和语气完全像变了一个人,言简意赅,有哲理,完全不像二十岁的男孩子。于是他过起隐居的生活,每天在水池边打坐,学习,生活极其简朴,靠山上打猎和采集野物维生。后来他几次出入城镇,希望能向众人传播做人的道理,但结果总是被人耻笑,他甚至还去到京城找到当政的官员,希望能够让正道真理传播开来,最后还是被拒之门外,他感觉很羞辱,他的一番好心完全不被众人所理解。我在刚开始的时候问过他地理位置上这是哪里,他说不知道,但是后来随口而出“告州是个挺小的地方”,我后来从地图上查到“告州”有可能是山东的一个小城。

很长时间他一直在学习和说教,通过学习,他“看透世界,看过未来”,他满心希望能够通过传播讲道减轻人世间的苦难,但是好像收效甚微,他感觉非常苦恼和困惑。再走下去他说自己就“坐化”了,他看到自己还是坐在水池边,只是从上面在看自己 — 只有四十多岁的年纪,世事的艰难和生活的沧桑让他显得很老,鬓角已现白发,还是那身藏红色的长袍,坐在水池边一动不动,灵魂已离开肉身。

在灵魂状态,他对自己这一生做了总结 — 他终生孤身一人,感觉有些孤独,但并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唯一遗憾的是不被众人所理解。这一生的目的就是要学习被别人所理解和信任其他人。当问到他这一生对他有哪些启示,他很有哲理的说: “学会信任,学会原谅别人,以诚待人,用德去做事,做问心无愧的事,学会用实际行动去证明,不带杂念。要去接纳一个人,是内心而不是口头;要去感悟一个人,是用时间和灵魂…” 我问:“什么是德?”他说:“德就是最初的内心,我们都要寻找最初的内心。”他闭着眼的面孔上一片肃穆。

我带他慢慢走出催眠状态,清醒过来,他用力眨眨眼,仍然是一脸严肃的表情,我对他说:“我做过不少前世催眠,但很少对客人说这样的话 — 你有一个伟大的灵魂!”他的眼泪唰的一下流了下来。这种真情实感的流露是再自然不过的,我相信他对自己的认识已经远远不止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害怕不被他人所理解,我们用一生去感悟的可能就是这样简单的一个道理。




2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