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aren

天境

Ivy 是成熟美丽有灵性的女性,已近中年的她因为多年的锻炼有着体操运动员的修长健美的体型。Ivy来到我这里是因为想知道她的前世,她接触的星相占卜和能量治愈的人士都说她今生的境遇是和前世相关的,她平时还会看到各种颜色的光环,看到数字出现在空气中,感觉自己有超自然的能力。她还在读Dolores Cannon的书,Dolores Cannon 是我做的量子催眠的创始人,这也是她找到我的原因之一。


Ivy 首先把她想问的问题列出来—


  • 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有一些和其他人不一样的超自然的能力,这些能力对她有什么用?

  • 她很小的时候有过被邻居性侵的经历,遗忘多年,近年来那些记忆才恍恍惚惚的出现在她的脑子里,她希望能够摆脱那段经历带给她的阴影。

  • 她时常有种担心被遗弃的恐惧感,她这一生里没有这样的经历,所以她想了解是否和前世记忆有关。

  • 离婚后独身的她周围不乏追随者,其中一位Jack让她感觉很亲近,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她好像理解Jack的一举一动,但是他又是若即若离,她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自己应该怎么做?


在引导下Ivy很自然的进入了催眠状态,她是个年轻的欧洲男人,名叫Charles,高大的身躯,穿着白色外衣,长长的棕色头发,独自一人住在海边的小木屋里,有一只白色的大狗陪着他,每天砍柴拿到附近的集市上去卖,他不知道怎么和别人交流,没有朋友,没有家人,过着简单而安静的生活。镜头闪回到儿时的Charles,他住在一个大房子里,不同的地方,妈妈很漂亮,看他的眼光很温柔,爸爸不太回家。然后再下一个镜头他又回到这个二十多岁的男人,他在海里,浪很大,狗意识到危险跳进海里去救他,他逃了出来,狗却没再回来。从此他的生活更加孤独,在深夜里孤独感侵蚀着他的心,他接受了这一切,什么也没有做,生活还是日复一日的重复,他习惯了所以就自得其乐,一直到最后多年的劳作让他的双腿出了问题不能走动,独自一人躺在床上,灵魂离体之际,他又想起了小时候在妈妈身边看到妈妈温柔的眼神…


灵魂浮出体外,她脱口而出:“他应该去做和星星有关的事的,但是他都没有做…” 我问:“他对星星感兴趣吗?”“是的,他知道好多星星的事!”她相当自豪的口气。


我引导灵魂进入光的隧道,她说她能感觉到随着光在隧道里漂浮,在隧道的另一面,她看到有两个人来迎接她,一个是白胡子的老头,看起来很熟悉,但她想不起来是谁,另一个是她前世的美丽的妈妈,他们对她说:“欢迎回家!” 她能够感受到他们的爱和关注,完全没有责备,他们通过心灵感应给她看Charles其实可以做很多事情,和星星有关的事情,写出来,画出来,做关于星星的书等等,去帮助其他人。她的脸上浮现出一种复杂的表情,感觉很激动,知道自己原来可以做那么多事,同时很后悔,对自己一辈子没有做任何该做的事羞愧难当。她说:“但是我不想去做那些事情,因为我觉得很孤单!”


我在想这也是最后他的腿有问题的原因,在量子催眠中对于腿脚的问题是这样来解释的 — 该走的路没有走!


然后她说她需要休息,我继续问:“休息好以后呢?” 休息好以后她来到一个庙一样的地方去学习,我问:“是象大课堂那样的吗?”她说:“是小课堂。” 他们学习生命 ,学习光和颜色的应用,学习发现自己内在的力量,学习未来的世界,老师是周身闪烁着紫光的女性,同学里有她喜欢的人,也有不太喜欢的,她说:“我和他们原来就一直很熟悉的。” 其中有一个女孩子让她心仪,她说,“我真的很喜欢她,我就问她:‘你是不是愿意下辈子和我在一起?’”这样说的时候她在笑。我问:“她怎么说?”她说:“她笑了笑说让我考虑一下。” 他们一起在不同的空间学习,学习不同的智慧,他们一起在课余欢笑畅谈,遍地是五颜六色可以变幻色彩的花朵。


她去不同的庙学习,用光来补充能量。她还去了另一个地方治愈她的腿伤,不同颜色的光在双腿的部位闪烁,之后不再有疼的感觉。


后来她去了一个更大更宏伟的殿堂,在殿堂中她看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他们很高大,比人要高大很多,身上和头顶上环绕着不同的色彩的光环,感觉象佛那么平静,他们传递给她很多的信息,他们告诉她:“你有很好的天资和直觉,你有很纯洁的心,你应该多学习,学习掌握如何应用你的天资,只有这样你的天资才能帮助你得到真正的大智慧,你需要把大智慧传递给世人,这是你的使命。你天生就有超自然的能力,这是提供给你帮助你完成任务的。” 她是在回答自己想知道的问题,她继续说,“他们给我金色和白色的光,我自己已经有紫色和绿色。” 我知道紫色是头顶的天轮,代表天资和直觉,绿色是心轮,代表纯净和道德,我问他们给的金色和白色是什么意思,她说:“金色是悬浮于头顶之上的脉轮,是连接神性,代表大智慧。白色是开心。金色是我的使命需要的,而白色是让我能够快乐一些,因为刚刚过去那一辈子太压抑了…他们只给我我需要的,我想要蓝色,他们不给我,蓝色是创意,他们说这个和你的能量不一样,不是你现在需要的。” 她继续说:“他们说我在金色的路上可以走很远,但是白色是我需要的,如果不开心就不能在金色的路上走很远…… 他们说我可以帮助很多的人,我也会得到我需要的帮助,有很多人会来帮助我,他们还说你也是其中的一个。”她用一个手指冲我的方向指了一下,眼睛仍然紧闭。哇,我感觉好荣幸!这还是第一次我加入客人关于使命的话题。


接下来她说:“他们还告诉我我可以做得特别好,但是要从孤单里走出来,刚刚过去的一世太孤单,适当的寂寞是好事,孤单可以给我力量,但是不能沉浸太深。虽然我之前做得不好,但是我有潜力,我有纯净的心,我通过学习智慧可以帮助很多人” ,我想起了那一世贯彻那个男人一生的深深的寂寞感。


“然后他们给我看我以前做得好的好多前生前世,我有一世是在宫廷里当官,我长得很精神,我和邻国交涉,用自己的智慧和口才避免了一场战争……还有一次有一个女孩子对我很好,但是我为了做事业放弃了她,我知道她还会再回来找我的……我还有一世是勇士,我有很幸福的家,有夫人和孩子,但是我为了保护其他人,为了其他人能和他们的家庭团聚,在战场上牺牲了自己……” 这时她的眼泪汹涌而出。阿卡西记录的门在此时大开,在这样的时刻,没有一个客人不是痛哭流涕,为生命中不能承受的重量……


我注意到几乎她所有的前世都是男性,自己在脑子里打个记号,需要后面提醒一下 — 当我们前世偏向于不同性别的时候,这一世有时候会在潜意识里有些性别上的错乱,最直接的是对婚姻和感情生活的影响,比如性格过强的女性或者过于软弱的男性,还有很多其它方面,个人表现的方式不同。当你在正常意识的层面注意到自己的性格特征,其实是可以自己调整的,问题在于很多人意识不到。


我把她刚开始提到的问题拿出来问:“你先前提到一个叫Jack的人,这个人是不是在你以前的生命里出现过呢?”

“他就是那个我前世为了事业放弃了的女孩子,也是和我一起上课的那个我喜欢的女生……”

“那么也许这一生对你是一个机会……”

“对,但是我还是不会选择他,因为有另外一个人会帮我获得更多的智慧,完成我的使命。Jack只会让我更痛苦。”

“那你是不是又要再做一次牺牲呢?”

“是。”

“这个选择和你的心相符吗?”

“我觉得我应该牺牲。” 眼泪又汹涌而下。

我有些无语, “......问一问那些长者,看他们怎么说?”

“他们说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选择我的使命,如果和他在一起,过去太多的情债纠缠会分撒我太多的精力,他这一世若即若离也是害怕以前的故事重演……但是我们有很多爱。”此时她已经泣不成声。

“希望你的选择不要让你的心难过才好。”


继续向下走,我问到Ivy在儿时受到性侵的事是否对她现在的生活有影响,她说:“有,我感觉有一个影子,时小时大。”

“怎么才能除去这个影子呢?”

“要接受。”

“这个影子是Ivy的一部分吗?”

“是。”

“那么我想问一问影子,你为什么和Ivy在一起?”

“它说它一直没有得到尊重,它说如果我尊重它,理解它,它就会走开。”

“这是不是说因为Ivy一直没有正视那个事件的经历和她自己的感觉,所以影子才一直跟随着她呢?”

“是。”


我带Ivy 回到她八岁事件发生的时候,她只是个小孩子,小孩子会自然的服从大人,她感觉不对,但用小孩子的心智去分析,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去理解所发生的事,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反应。


往往儿童时期的这些记忆埋藏在记忆的深处,就像Ivy一样,感觉有屈辱感,但又不知道如何去反应,所以不对任何人讲,只有等到成年后才意识到自己所受的伤害,却已时过境迁,只能自己承受。


我把现在的她带到那个八岁的小孩子身边,她拥抱住那个小小的女孩子,告诉她不要害怕,她怒斥那个做坏事的人,我告诉她你想对他怎么样都可以,踢几脚打几拳都可以,你有权力保护你自己。这一切做完,影子就飘走了。这种方法是从更高的层次治疗精神创伤,在潜意识的世界里想象和真实的记忆没有区别,我们可以在催眠中重建自己的记忆。


Ivy 在谈前世记录的时候,我想起了她的问题里有关于对被遗弃的恐惧感,于是就问:“你可不可以问问这些长者你是否有一世被遗弃过呢?”


她脱口而出, “那个叫Charles的男人,他就是被爸妈遗弃的呀!所以他才一直自己一个人过,因为觉得他不值得被别人爱,连爸妈都不爱他!”

我才醒悟过来,刚才从儿童Charles到成年之间有很大一段空隙,她一下就跳过了,没有说出来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


“哦,他妈妈不是很爱他吗?他们为什么抛弃他呢?”


“妈妈不开心,爸爸不爱妈妈,妈妈积郁成疾,自己无法自理,所以尽管很爱我,也有心无力,爸爸离家而去,一直没有人管我,所以索性离开家,到了很远的地方在海边建了个小屋自己过,感觉自己是被遗弃的,觉得自己不值得被别人爱,也没有人会喜欢我。也很向往有一家人的生活,但是很害怕再被伤害,所以宁愿孤独也没敢再去尝试……” 这样的回溯中经常会有很混乱的人称,一会儿是他,一会儿是她,一会儿又是我。


生命最后的那一刻他又看到母亲微笑的脸,对爱的渴望深深烙印在他的灵魂深处。 他让自己沉浸在孤独中不能自拔,所以没有去做他该做的事。命运的安排就象电影里情节发展的铺垫,对他是从儿时就开始的,童年的不幸让他选择孤独,孤独又是对他的考验,如果通过了考验他就可以做他应该做的事,在这一生里他没有通过,被孤独吞噬,他一直没有去实践他的使命。所谓人生如戏。


在催眠中我看太多这样的故事,很多人用最普通最平凡的一生来实践一件事,通过一个考验,或者证明一个道理。


感觉象在做一个大拼图,记忆就是一张张的图卡,有些卡片是后来才加进去的,图像一点点越来越完整。是否当所有的卡片都有了自己的位置,我们就可以回到最初的起点—那个最美好的天境里的家呢?



2022年4月26日







18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