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aren

Amy的选择

Amy是受过良好教育、敢想敢为又聪明的现代都市女性,从小在台湾长大,Amy对很多事情都感兴趣,除了她现在从事的市场工作以外,Amy还想做很多其它的事情。她刚刚被加州一所有名的大学录取读MBA,去加州读书是她从小以来的梦想,但现在她却很是犹豫不定,不知道应不应该去,父母家人和朋友大多持反对意见,毕竟她已经三十出头,毕竟现在工作稳定,再去上学的话花很多钱将来还不知道会怎么样,还有更让她去意彷徨的是不愿意离开新结识的她非常倾心的男友,短短几个月的交往关系如何承受数年的分离。Amy非常担心自己做错误的选择,所以到处在找答案,这是她到我这里来做催眠的主要原因。


在这之前她听说过能量治愈法(Quantum Healing Hypnosis Technique)可以帮助找到“高我”,而高我可以为我们提供很多帮助,她希望她的高我能够帮助她做出正确的选择。笔者是温哥华地区唯一一个可以以中文做能量治愈法催眠的催眠师。


进入状态,第一个镜头,Amy看到一个穿着红色长裙的飘逸的年轻女子,站在海边的岩石上向远处眺望,裙子是古代人穿的,女子非常美丽优雅,她说:“那不是我,我只是看着她,我是男的,可能是暗恋吧。” 这一镜头转瞬既逝,我们一起回到这个姓何的男人小的时候,家是在海边的很简陋的茅草屋,他是个可爱的小男孩,和奶奶一起生活,没看到父母,奶奶靠编织手工艺品维生,然后又回到第一个镜头,他远远地跟着这个红裙女子,总是跟着,从来不敢靠近。奶奶已经过世,他继承了奶奶制作手工艺品的技艺,收入勉强可以度日。他一心一意地向往这个阔人家的女孩子,但两个人身份相差悬殊,他知道自己配不上她,从来都不敢去表白自己的内心,就这样让机会从眼前消失,就这样一辈子,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镜头里他在集市上卖自己制作的手工艺品,和乞丐做朋友,一直住在那个简陋的茅草屋里。


Amy一边讲述着这个听上去平凡无奇的故事,一边眼泪就流了下来,我问:“ 为什么流眼泪?” 她感叹着说:“ 白白浪费掉这一生!” 五十多岁,他感觉生活很绝望,身体变得越来越虚弱,静静地躺在床上就走了。灵魂彷徨之际,她嘴角现出一抹苦笑,我问:“为什么会笑?”她说:“觉得蛮好笑的一生,就这样过去了。…其实他可以做很多事的,但是他不相信自己。因为觉得自己和那个女生比起来差太多,所以限制了自己,他觉得自己什么都不行,从此沉浸在那一段感情中。结果该做的事情都没有做,就这么走过一生!” 她继续说:“其实至少应该试着和这个女生在一起,他太小看自己,所以连试都没有试过,错过了自己的机会。” 我请灵魂在临走之前告诉Amy,在她过去所有的前生前世中,为什么要把这一生展示给Amy来看,她说:“她不应该小看自己,要去尝试所有的事情,人生在于体验。”


下一步,我们回到Amy在这一生想要了解的事情上,这才是能量治愈法真正显示功力的时候,Amy此时已经进入到很深的梦游状态,所以我可以直接和她的高我来对话。“高我”的另一个称呼是超意识,它是我们意识中神性的一部分,它帮助我们直接和宇宙意识(Universal Consciousness, 或者另一个说法叫做上帝)相通。尽管超意识存在于每一个人,但是正常状态中我们觉察不到这一部分的存在,尤其是在有焦虑抑郁情绪的时候,正常意识无法与超意识同步,人就会感觉孤独无助,或者做出错误的决定或者选择。其实没有任何一个人是一个孤岛,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彼此都通过超意识和宇宙意识相连接,感知宇宙意识传递的能量和信息,而我们的想法就算是大海中的一滴水,也一样对宇宙意识有影响。


古波斯诗人鲁米写到:“你不是大海中的一滴水,你是汇集在一滴水中的整个海洋。”


告别前面的一世,我们回到现在的Amy,她说:“她可以做很多事,都会做得成功,没有什么好害怕的,她可以按照她的理想来做事。” 在这一阶段,一个很明显的特征是高我都是使用第三人称在说自己。


我问道;“那么哪一条路是Amy最好的选择呢?”


“应该去上学,因为这条路可以让她敞开她的心,真正接受自己。…其实恐惧都是来自其他人的,她没有恐惧,其他人的干扰让她怀疑自己。…上学的目的对她来说不仅是工作,还是一种对生活的体验,人生在于体验,她想知道从她的出生可以达到什么样的境界。她可以达到很高的境界的,就是不要害怕。”这样说着,她的眼泪又流了下来:“就是因为害怕,才有上一生那样的经验”。


我继续问:“如果去上学,她会不会有可能失去她喜欢的男友呢”?


“如果是真爱,就不会失去。”


“那么我想请问一下,我不知道高我是不是可以告诉Amy,他们两个之间是不是真爱?是不是可能会有结果呢?”

她沉默良久,仿佛在搜寻答案,然后说:“有很大的可能,但都还是不确定的。”


“但是如果因为上学而失去了他,她会不会后悔?”

“她不会因为做自己想做的事而失去他,会因为没有做自己想做的事而失去他。”

我要高我在临别之际再给Amy一些对她生活的提示,她说:“做自己想做的事,她的直觉非常准。保持好心情,所有事情都可以解决,是很好的一生。”

我们继续探索了一些Amy感兴趣的问题,高我都一一给出最直接的回答。然后我将Amy慢慢带出催眠,正常意识在现身的第一时间就开始质疑,她说:“是不是我在编呢?那真的是我吗?我的前世怎么这么无聊呀!好像什么也没发生。” 我笑着说:“才不是无聊,如果是无聊你为什么流了那么多眼泪!”

在分手之前,我需要确定她已经完全清醒了,尤其是对进入过梦游状态的客人,一定不可以让她到外面大街上去继续梦游,尤其是自己开车过来的客人。所以我们花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聊天,这个时候客人通常都很健谈,因为记忆的大门还是敞开的,她说:“这样想起来,其实我以前有过很多次,都是明明知道自己可以做的事,因为害怕犹豫丢掉了机会,看别人做到了自己又后悔。” 然后自言自语地说:“也许那真的是我哎……” 灵魂学习的方式就是反复以同样的情形来考验你,一直到你醒悟不再犯同样的错误为止。


Amy告诉我,“你让我看那个女孩子的眼睛的时候,我马上感觉到我的男友,然后觉得不对呀!我男友是西人,怎么可能和这个中国古代的女孩子有相似之处?” 这是正常意识总是不能放弃要理论一下。

我没有再说太多,灵魂的课程需要一个人自己去体会,有时会用一生的时间,有时还不止一生,我不可能也没有这个能力在短短的几个小时的时间里就解释清楚,我能做的就是帮助我的客人把漫长的灵魂旅程挖出一小片片段来给他看,来对今生取证,至于理解多少或者理解以后要不要改,就要看每个人自己的造化了。而对Amy来说,她带着如何选择的问题来到我这里,走出去的时候明白这不单单是选择上学还是男友的问题,而是灵魂对她的人生的挑战。我相信明白这一点,她看问题的角度会有不同。

数日以后,我接到Amy发来的一封电邮。


“雖然在催眠當下覺得不明白為什麼要看到這一世,甚至覺得應該是自己編的,但後來想想這段前世,感覺真的和這一世很有相關,我們第二次約會就是在海灘,我看著他也是帶著仰慕的眼光,這一世我也些許覺得自卑,配不上他,也是一直跟著他,感覺一切又重演,那個前世裡的女人也是跟他一樣的無懼(她站在大石的邊緣,只要一步就可以跳入海中)。

冥想中,我的高我跟我說,那一世的沒有作為也剝奪了那個女人真愛的機會,所以我以為無條件的愛,其實並沒有益於她。想著想著那一世,竟然在冥想中不自覺的一直流淚,我開始覺得也許我真的有活過這一世,而且我的高我並沒有出差錯,他想要我在這一輩子中做出不一樣的決定。”

​2020年3月27日



4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