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aren

Di 的故事之一

Di是个清纯可爱的女孩子,刚刚高中毕业,她想体会所有的感受,并对精神世界的事情情有独钟。


Di随着爸爸一起来到我的工作室,她和爸爸无话不谈,但是每次提起小时候的经历就会眼泪汪汪的 — 她的妈妈从生下她一年之后就丢下她不管,每天泡酒吧舞厅,有很长一段时间她天天哭着找妈妈,爸爸经常在外地出差,她大部分时间是在保姆阿姨的关照下长大的。她叙述的时候眼圈就红了,尽管在那么小的年龄她不见得对发生的事情有任何记忆,大部分的记忆是通过爸爸保留下来的,但潜意识中的情感是真实的。她几乎对妈妈没有任何印象,如果有的话也只是恨。这种感觉影响到她现在的生活,她在与其他人的交往中缺乏安全感,缺乏自信,前一段时间她还看了心理医生,心理医生告诉她要学宽容和谅解,让她主动联系妈妈,她感觉没有办法接受,所以找到我这里。我告诉她其实你需要原谅的不是现在的妈妈,而是过去你对妈妈的感觉,你需要打开记忆里的那个结。


在将近两个月的时间里,我们分三个疗程,结合量子治愈(Quantum Healing)、时间线治疗(Timeline Therapy)、分身治疗(Part Therapy)和能量治疗等不同的方法,每一次出人于正常意识和潜意识之间,挖掘出潜意识中前生前世的记忆,调整能量的分配,将过去、现在和未来连成一个整体。


每一次的催眠她都会进入不同的时间和空间,每一次的故事都对她有不同的启发,在她这样的年龄段我所着重的不单单是解决以前的问题,还有对未来的展望 — 一个人的想法所在就是能量所在,打开阻滞在过去的症结,让能量向预期的方向顺畅流通,才是催眠治疗真正的意义。

很多年前在刚开始做催眠师的时候,虽然有感召,习惯于左脑理性思维的我还是觉得自己只是在学习一门可以帮助别人的技能,就像按摩师帮助客人放松、机械师帮助汽车运行一样,几乎没有意识到自己做的事情其实是一种能量治愈。能量都是有波长和频率的,科学家爱因斯坦是这样说的 — “世上万物都是能量,去和你想要的现实保持同样的频率,你想要的就注定会实现,没有例外,这不是哲学,这是物理。” 我们的身体和想法也是能量世界的一部分,能量是流动的,就像流动的溪水一样,是一种动态的平衡,有些事情过去就过去了,留下的只是记忆,有些事情就是过不去,阻滞在那里,反反复复来来回回,成为死水一坛,为我们的生活带来问题,健康的问题也会随之而来。通过催眠也好,或者其它能量治愈的方法也好,都是通过疏通阻滞的能量,让过去的成为过去,让溪水继续顺畅的流通。


第三次来到我这里,Di 已经熟悉催眠的过程,所以反应非常好,她很快的进入了状态,这就让我有充足的时间带她多走一段,多一些体会。那一世Di 生为公主,住在城堡里,父亲是一个很小的小国的国王,地理位置在欧洲和中东的交界处,她的母亲在她很小就过世,她很享受做为公主的无忧无虑的生活,后来父亲过世,她很年轻就成为女王,承担起管理国家的重任,她看到自己和邻国商讨贸易,她的小国有宝石矿产。她尽职尽责,一生无暇顾及婚姻,将路上捡到的一个弃婴做为自己的儿子养大,她后来隐退,让这个孩子接替了她的王位,新的国王喜欢领兵打仗扩张疆界,她对一切都是淡然处之,静享晚年之乐,最后坦然离世。Di 感觉这个孩子是她现在的表哥,她后来告诉我,她这个表哥和她特别好,还经常向她请教问题,原来是有渊源的。


灵魂离体之际,远处有一束白光在召唤她,我引导她顺着白光的方向走,她感觉象走在一个隧道里,走到隧道的尽头有一个小光人向她走过来,这是一个遍体都是光的人形的个体,除了轮廓以外看不出其它的结构,Di看到他感觉很安全,很平和,他拉着她的手带着她走进一束很大的光团,然后光团在宇宙星际间穿梭,向四周围洒下一个个小光团。她讲得很慢,好像在一边观察一边找出词来解释。


我意识到这是个机会,就加入进去 。

“现在想象你就是这些小光团中的一个,慢慢散落到地球上,然后进入你的妈妈的身体里…”

她停顿了一下,说:“是的,我看到那个小胎儿,感觉自己从她的头部进到了身体里…”

“非常好, 感觉一下周围的环境。”

“暗暗的,很暖和,很舒服。”

“体会一下妈妈想到你的感觉,你现在和她是想通的。”

“有一种象波浪一样的一波一波的感觉。”她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下来了。

“那是爱的感觉。”

“哦,是吗?”眼泪还在流。

“继续往下走,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我从妈妈肚子里出来了…外面的世界很冷,我大声的哭。”

“看一看妈妈,她看着你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还是那种一波一波的象波浪一样的感觉。”

“再往下走,走到你将近一岁的时候,有什么变化吗?”

她犹豫了一下,好像在观察,“妈妈变了,她觉得照顾小孩子的责任太大,她不想担这个责任,她想回到过去过轻松自在的生活…” 她又开始流眼泪。

“后来呢?”

“她离开我了,把我丢给阿姨管。”

“她的这种感觉是针对你的吗?和你爸爸有关吗?”我想再确认一下。

“是对我的,不是对我爸。”

“现在请回到那个小光团还没有进入到小婴儿的身体之前, 灵魂状态,我想问一下为什么Di在这么小就失去妈妈的关爱,是有什么原因吗?”

她完全没有停顿,“是的,我需要从小就学习如何独立生活,不依赖任何人。”

“好的,你感受到了妈妈对你的爱,也明白了后来的结果是命运安排的对你的考验,她的行为确实对你造成了伤害,但是现在的你是否觉得可以原谅那个时候的妈妈呢?”

她的眼泪流成了河,“是的,我可以原谅她了…”


很多时候,过去的不幸遭遇象牢笼一样把我们的意识牢牢地困住,让我们感觉无法自拔。宽容不仅仅是原谅过去的人和事,也是把自己从牢笼里解放出来,让过去的永远成为过去,让生活继续前行。

2021年6月11日



4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