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aren

Karma - 业债

数年前,Brian是教我做静坐的老师,他超过两米的个头,带一副黑框眼镜,瘦长瘦长的,讲话慢条斯理。他是从北欧过来的第二代加拿大人,本地土生土长,曾经在泰国寺庙里做过五年和尚,他在数个社区中心开课教静坐,我在那里认识了他。他告诉我们之所以他这一辈子致力于从善修行,是因为他的上一辈子是德国纳粹,在集中营里杀人无数,最终被国际法庭判处死刑。这是他从催眠中了解到的,他好多次梦到杀人的场面,梦到他是德国军人,所以去做了催眠。这让他明白了他这一生是因果轮回(英文叫Karma), 需要从善积德。


后来又在他家的圣诞聚餐会上认识了南丝,南丝是从大陆过来的中国人。和我年龄相似,相似的背景让我们很容易交流。她告诉我她已经和Brian认识好几年,一直在追随他修行静坐。我就问起Brian做催眠的事,她说起她不久前也做过一次催眠,我好奇心大起,那时候我还在医院工作,一直对精神领域的事感兴趣,但从来没有接触过催眠,她告诉我,给她做催眠的治疗师叫Di Cherry, 是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太。在催眠中她进入了自己的前生前世,那一生她是满头金发的小女孩儿,家里有爸爸和一个同样也是满头金发的弟弟,后来爸爸离开她和弟弟去当了兵,她看到爸爸穿着德国党卫军的制服向他们挥手道别,从此一去不复返。战乱时期,她和弟弟艰难维生。她说,她当时就坐在那里痛哭流涕。

我回去后在网上找到Di Cherry 的网站,立刻就和她预约了去做催眠,那是我第一次催眠的经历,我想是因为紧张,也因为语言的原因,我的第一次催眠不是太成功。后来当我准备学习催眠术的时候,又拜访过一次Di Cherry,再后来就听到她去世的消息,愿她的灵魂平安超度!

随后的一天,我在渡轮上遇到Brian,他带着一组人到岛上做三天的静坐修行,我问起南丝,他告诉我南丝实际上是他的女朋友,他们已经交往好几年了。此时的我已经在做催眠师,对前世今生灵魂转世有一些了解。这一瞬间恍然醒悟,Brian和南丝是在同一个灵魂家庭!Brian是南丝上一世的爸爸!南丝不远千里从中国来到温哥华,完全是灵魂的安排,是因果循环的继续!

平常人们所说的灵魂伴侣实际上不止是婚姻关系的伴侣,我们周围最亲近的人,包括夫妻儿女,包括父母兄弟姐妹和好朋友在内,都属于一个灵魂家庭。灵魂在人间是为了学习和体会,当灵魂脱离肉身“回家”以后,会有一个总结,是否达到了预期的目标,如果没有达到就需要重新来过,如果达到了就可能要重新设定新的目标。比如你想学会如何去爱,你就去找到一些灵魂,组成自己的灵魂家庭,他们的任务是帮助你在这一世学会如何去爱,以各种障碍来考验你 — 失恋、离婚、丧偶等等,你最终学会了如何去爱。如果你沉在其中不能自拔,或者失败一次再也不敢去尝试。那么你就没有过关,下一次洗牌重来!你的灵魂家庭也会反反复复的在你的生活中出现,可以是各种角色。从父母到夫妻到儿女是很常见的,在灵魂的世界里没有时间的概念。


感觉南丝和Brian这两个人的因果循环还没有结束。到现在为止,我仍然偶尔会收到Brian群发的电子邮件,阐述他的政治观点,比如本地犹太团体如何通过不良手段暴敛财富,犹太人如何打击其他宗教团体,他如何被迫害等等,每次看到这些消息,我就对自己说:“这个家伙的因果轮回还没有完,看来下次还要再来一次!”




11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