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催眠故事

 梦语者系列催眠故事  — 永恒的爱 

dream-catchers-wallpaper-9.jpg

       Loraine是出生于加拿大的华人,父母是广东移民,她不懂普通话,所以我们就用英文。Loraine一直对精神领域有兴趣,她想做催眠是想了解自己的前生,还有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原生家庭。

 

       交流过程中Loraine流露出对情感关系的迷茫,三十多岁的她虽然有过几次恋情,但都没有结果,对现在的男友她虽然比较倾心,但好像对方总有些若即若离。说到她的家庭,父母虽然一起养大四个孩子,但在Loraine的记忆里他们彼此之间从来就像陌生人一样,各有各的卧室,就连孩子们都知道父亲多年以来一直在外面有其他女人,她一直在鼓励母亲离婚,家里人的关系非常不协调,兄弟姐妹之间也争吵不休。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Loraine对婚姻的期望值自然不会太高,从小学会独立生活,尽管外表温柔,但Loraine自豪于自己的独立性。

 

       Loraine有些担心自己是否能进入催眠,我花了些时间给她解释 — 只要想,任何人都可以进入催眠,因为进入催眠就和进入睡眠的过程是一样的,都是脑波降低的过程,如果你能够让自己睡着,你就可以让脑波降低,你就可以被催眠,和睡眠不同的是当你脑波降低以后,催眠师会把你“叫醒”,和你交流,只是这时候的交流是在睡眠波下的交流,是和你的潜意识的交流,而不是正常脑波下的正常意识的交流。

 

      我们都知道的一个科学常识 — 清醒状态下人类只能够用到百分之十左右的大脑。在催眠状态下,我们能够接触到其余的将近百分之九十的大脑空间,找到大脑中封存的记忆和未知的潜能,这也是催眠的神秘之处所在。科学的发展让我们上天入地,无畏的探索未知的世界,对身体的生理机制也解释的一清二楚,但对于精神领域的了解却有一片巨大的空白 — 我们还是没有搞清楚除了自己的身体之外自己还有什么,自己到底是谁,或者为什么在这里!

 

     Loraine很自然的进入了状态 — 一个十七岁有着金色长发的白人女孩子,名叫Liz,Liz赤脚走在沙滩上,远处是她的面向大海的家,宽敞舒适的家里有疼爱她的父母,还有一个佣人和一只看家狗,父母是教授,Liz还在上学,她喜欢弹钢琴。这里应该是欧洲的某个国家,很大的城市,她快乐的长大,再下面是她结婚的镜头,男人高高大大的,很英俊,在银行工作,两个人非常和谐恩爱。看着他的眼睛,她说 - “他好像就是我现在的男友”。再往后走,什么事也没发生,也没看到有小孩,两个人的生活平静而快乐美满,就这样两个人相依相伴走了一生,一直到男人先Liz而去,走得平静而坦然。Loraine的脸上开始有眼泪流下来,她说:“最后还是要分开呀!”

 

      “让我们继续走下去吧。” 我对她说。

 

      再往下走,她去了养老院,没有多久,她也即将离开了,她看到自己满脸皱纹,身体瘦小,平静的躺在床上,白色的毯子,周围有养老院的其他老人和看护人员在一旁相伴,还有鲜花。我问她走的原因,她说:“没什么病,就是太老了,她想见到她的爱人…她走的很平静,一点没有痛苦。” 

 

        灵魂离开身体之际,我问她:“你可以从上面看到自己的身体吗?” 

        她点头说:“可以的。”

        “你向周围看一看,是不是可以看到远处很明亮的光?” 

        她说:“是的,可以看到光。” 

        “请Liz的灵魂告诉我们,这个叫Liz的女性来到人世间走过这漫长的一生,她的目的是什么?”

        她停顿了一下,然后说:“ 她来到这里以善良正面影响他人,她完全没有阴暗面,为他人着想,点亮光明。”

         “她有没有完成她应该做的事呢?”

         “是的,她做到了。”

         “非常好。现在是时间回到光里去了…能看到什么吗?”

         “我在一条光的隧道里…” 她仰头好像在看什么,尽管眼睛仍然紧闭。渐渐地,她的脸上展露出笑意:“是他,他在向我飘过来,我也向他飘过去,然后我们就拥抱在一起了…” 她双手对接,做着拥抱的手势,眼泪又顺着眼角流下来,这一次是幸福的眼泪。

       我禁不住被她的快乐所感染,“哇,你们在一起有六十多年吧!最后仍然重逢,这就是超过一生的爱了!” 她纠正我:“不止六十年,有七十年啦!他们死的时候都九十多岁了!”

 

       逗留片刻,我问她:“你是否理解你的潜意识为什么会把Liz这一生的记忆找出来给你看?这个女性的一生和Loraine现在的生活有什么关联吗?” 她想也没想马上回答我:“It’s achievable,  爱是可以长久的。 从我自己的原生家庭的经历,我从来不相信感情可以持久,所以到现在一直不情愿建立固定的感情关系。Liz和自己的爱人相伴一生,幸福美满,甚至死后都可以重逢,我感觉其实爱情是可以长久的。”

        说到她自己的原生家庭,我说:“我想问一下Loraine的超意识,为什么这一生Loraine会生长在这样一个不协调的家庭中?”她停顿了一下,“这是我自己的选择,Liz那一生过得很幸福开心,这一生我想体会一下什么是挫折,学习如何在逆境中成长。”

      “非常感谢超意识给我们这么多的见解和启示,我想再请超意识给Loraine一些提示,她下面的路应该怎样去走,怎样才能找到并保持她所向往的长久的感情关系?”

 

       “有信念,敢于承诺。我相信我已经找到了,他前世就是我的爱人,难怪我们之间可以这么和谐,尽管我们不是每天见面,很多时候不用我说他就了解我的想法,我对以前的男友就从来没有这种感觉… 可是,为什么他不肯承诺呢?我们认识这么长时间,为什么他总是若即若离,都不肯确认我们男女朋友的关系?”最后这段是她的逻辑思维跳出来在说话。

         我意识到这里面有一个能量互动的问题,“做一个深呼吸,在吐气的时候,感觉你进入他的身体里,体会他的感觉,用他的眼睛去看,心去想。想象当你们在一起的时候他在观察你,告诉我他怎么想?” 

       她好像在用闭着的眼睛在看,然后说:“我总是想显示自己的独立,所以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所有的花费我都坚持一人一半…” 

       “那么他会怎么想?”

       “我不知道。”

       “如果你看到有两个人在一起吃饭,饭后平分账单,你会认为这两个人是什么关系?”

       “…朋友?”

      “如果你已经结婚,和自己的先生在一起,你会怎么样?”

      “我不会太在意谁付账单。”

       “是不是这种刻意的在意的感觉会让他感觉疏远呢?”

       “…是啊。”

       “也许这对他是一种潜意识里的暗示 — 保持距离。独立是意识,不在于形式,不需要表现给别人看的,只做你自己就好。当你自己不情愿建立固定的感情关系时,你不需要说出来,别人是可以感觉到的,你需要先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我想要象Liz一样,有长久稳定的爱。”

      “非常好,就向那个方向走就对了。”

 

       从催眠中出来,Loraine 微笑着说:“好神奇!和我想象的一点也不一样,比我想象的还要好!” 

 

       意识里面的东西真的是很神奇,只要找到合适的机会,我们自己的意识会想方设法帮助我们自己解决问题,而大多数人还在从外界到处寻求帮助,无知于其实答案就在自己的心里。

2021年6月4日

 梦语者系列催眠故事  — 印度王子 

dream-catchers-wallpaper-9.jpg

    Sherry很想知道她的前世,在电话里问我能不能找到她的阿卡西记录,能不能开发第三只眼,问我有什么特异功能。我告诉她我就是平常人,没有特异功能,但我可以用催眠帮她找一找对前世的记忆。有很多人都会有零碎的自己是另一个人的片段,或者是梦境,或者是莫名其妙对某些事或某些地方特别感兴趣,其实这些都是潜意识里的记忆,只是在没有合适的引导的情况下很难连成一个整体的概念。

 

    几天后Sherry来到我的工作室,深肤色清秀成熟的女性,她说她经历过许多不能解释的事情,她一一数下来,还有一些一直困扰她的问题,希望在催眠中得到答案 —

 

  • Sherry发现她的血型是O型,而她妈妈的血型是AB型,就是说她妈妈不可能是她的亲生母亲。但是无论她怎么问,她的父母都没有给她任何答案。

  • 她有一个孪生妹妹。通常孪生姊妹都是很亲近的,但她这个妹妹小时候嫉妒她排挤她,长大之后也只在需要她的时候才找她,不需要就离得远远的。Sherry称她是“能量吸血鬼”。

  • 有一次她在旅行时碰到一组印度僧侣,这些人告诉她她是前世印度高人转世。她说她从来都喜欢印度食物,还对牛感兴趣。

  • 她五年前突然发现子宫里长了一个相当大的肿瘤,那时她还不到三十岁,最后手术切除了。

  • 她一直感觉自己是有使命的,但不知道是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走的路对不对。

  • 有体面稳定的男友但总感觉缺乏真正的心灵沟通。

 

    Sherry有很好的直觉,不需要太多的催眠就进入状态了 — 他是一个16岁的深肤色卷卷毛的男孩子,名字叫Krishna, 他幸福地生活在一个美丽的宫殿里,周围环绕着绿色的孔雀和牛群,Krishna有宠爱他的父母和兄弟,父亲是德高望重的大君,相当于一个小国的国王,家里仆役成群。慢慢地长大,他说:“我去抢婚”,他心仪的公主就要被父母嫁给另一个小国的王子,他在大婚仪式的前一天带着公主一走了之。那位王子和他的父亲大怒,向Krishna的父亲宣战,战争开始了,很多人在战争中死去,很多人在遭受战争带来的苦难,他感觉得到阵亡将士的亲人对他的诅咒。

 

    最终Krishna获胜,他当上了国王,并和自己心爱的公主成婚,幸福的生活应该从此开始。但是他不能满足于平静的生活,他告诉公主他要再和其他女人结婚,公主痛不欲生,跳河自尽。此后尽管他的身边有众多的女性和数不清的孩子,他一直沉浸于负罪感之中 — 怀念逝去的公主,感伤战争中因为他而死去的人。终于有一天决定放弃一切,一个人到深山中去修行忏悔。他住在洞穴中,每天深居简出,打坐修行,后来被猎人用弓箭误杀,死去的时候他还只是中年。

 

     灵魂脱离身体,他说,”这一生的目的是为了体验生活,体验爱恨情仇,体验战争和苦难。” 一边说一边眼泪就顺着眼角流下来。他看到远处的光,进入光里,他看到一头金色的大象从远处走过来,大象上面坐着他的父亲,父亲用慈爱的目光注视着他,让他感觉很安全,父亲是来带他回家的,家在一个叫做Wakunta的地方 — 非常美丽的象花园一样的家,七彩的瀑布从天上直流而下,人与人之间都非常友爱,所有的交流都是心灵感应。他说,这里实在太好了,我为什么选择要去其它地方!” 可是同时,他又说:“ 我是自愿去那一世的,因为我想体会苦难,体会恶,体会人世间所有好和不好的感觉。如果没有体会过不好的感觉,我就不会理解这里有多好。”

 

       灵魂恋恋不舍Wakunta, 不肯离开,我于是从另一个角度出发,开始针对Sherry的这一生问问题。下面是Sherry的超意识对这一生做出的解答……

 

  • 灵魂选择用这一生来赎罪。

       她说:“我可以不用去管那些诅咒的,但我选择用这一生来接受,誓言此生不能和真爱自己的人在一起。”

       我意识到这是一个灵魂合同的问题,Sherry自己是无辜的,为了上一世订立的誓约,她需要牺牲自己的幸福,这对她并不公平。对灵魂来说只是用短暂的几十年来还债,可是对Sherry来说就是一辈子了。

       好在这里我可以和她的超意思做直接的交流,这就有了下面的对话:

      “我想问一下Sherry的超意识,这个誓约是她自己的选择吗?这样是否对Sherry来说比较不公平呢?”

      “是我答应的,但是我现在后悔了。”

      “那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她在这一生里解除过去的合同呢?”

      “合一,回归神性”,回答都很简洁。

      “怎么才能做到回归神性呢?”

      “阳生。”

      “阳生?什么意思?”

      “带着肉身养生。”

      “是什么意思呢?”

      “就是变成光体。”

      “是不是指增进自己在精神方面的造诣?”

      “是。”

      “该怎么样做呢?”

      “提升频率。”

      “怎么样才能提升频率呢?”

      “精神觉醒,肉身也要跟上。”

      “具体她应该做些什么呢?”

      “吃素。”

      “那么是不是只要她通过吃素提升自己的振动频率,做到回归神性,她的合同就可以解除,她就可以和自己的真爱在一起呢?”

      “是的。”

      “感谢超意识的指引。”

 

  • Sherry的父母确实不是她的亲生父母,她的母亲是有高能量的灵魂转世,她需要她的母亲的保护,尤其是在小的时候,所以她才和现在的父母生活在一起,是命里注定的缘分。

 

  • 说到她的孪生妹妹,她犹豫好久,然后说:“克隆。” 我请她解释,她告诉我,她的妹妹是她的克隆人,是被叫做“灰人”的外星人克隆,作用是降低她的能量,难怪她管她妹妹叫“能量吸血鬼”。我又问她应该怎么去处理她们的关系,她说:“随它去吧,不用太执着。”

 

  • 说到过去身体上的肿瘤,她说,那是警钟,是帮助她在精神上觉醒。从那以后,她就走上在精神领域的探索之路。很多人的觉醒都有一个明显的起点 — 有些人是身体的重病危机,或者濒死体验,更多人是情感创伤。

 

  • 说到使命感,她说,她是自愿来体验的,没有业力的束缚,她和很多人一起自愿下到地球上来,希望能帮助地球的人类觉醒,从而提升地球维度,早日回归神性。但是这里的振动频率太低,让她感觉很不适应,好想念在Wakunta的家,好想早日回去。我帮助她理解她在这里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她还需要尽自己的一份力量,让自己快乐的生活也是任务的一部分,一个人的快乐可以影响他人,当时间到了的时候,她就会回家的。我们接下来还谈到如何去更好的完成自己的使命,她说,让意识连接宇宙,向高维求助,找到其他一起来的人协同工作。

 

    醒过来,她呆坐了好一会儿,感觉有些恍惚,然后揉着前额说:“好像我说了好多东西…需要慢慢消化…。”

 

    我感觉催眠就好像是受催眠者和催眠师共同在做一个拼图游戏,所有的飘忽不定的记忆里的片段都象是一个个不完整的五颜六色的小图片,最终都会被安置在合适的地方,连成一个完整的画面,那个画面就叫做人生。

2021年4月12日

 梦语者系列催眠故事  — 一生不足以学会的爱 

dream-catchers-wallpaper-9.jpg

        张先生是东南亚华裔,国语说得比较马虎,所以我们就用英语。中年富态的张先生有高血压,糖尿病和心脏病。他来做催眠的原因是情感问题导致的严重焦虑,严重到心脏病发作,在医院里躺了好几天才刚刚出院。

        

       张先生从来没有结过婚,他说,“我从来没觉得有需要有个女朋友,我习惯了自己一个人的生活。” 他直言不讳有需要就去 Happy ending 的按摩店。去年在这样一个按摩店里张先生认识了这位为他服务的女士,两人日久生情,张先生萌发了久违的成家的念头,然后就发现这位女朋友不但有个两岁的小孩子,还有个老公。按照她的说法老公虐待她,张先生马上为她租了房子,接着又买了她喜欢的豪车送过她,还给她信用卡让她随意使用,他不掩饰自己的富有和慷慨。在短暂几个月的时间内,他们过上了妇唱夫随的日子。然后女朋友宣布自己怀了他的孩子,张先生兴奋地告知远在他乡的家人,感觉梦想就要实现。他虽然一直没有女朋友,但是很爱孩子,每天自愿的花时间和女朋友的两岁的小孩子在一起,接送幼儿园的事情都由他管。张先生第二次过来的时候告诉我,他的父亲也是这样,在他十岁那年离开了他和妈妈,和一位在风月场所结识的女士在一起,并与那位女士生儿育女,相伴终生到白头,他感觉自己是在步父亲的后尘。

 

       然而事情并没有按他想象的那样发展,这位女朋友挑起事端,嫌他干涉她的自由,嫌他没有给她买房,口角争执不够还加拳打脚踢,并使劲敲打自己的肚子,最终导致流产,当然他是这样告诉我的,真实性无法考证,但结果是孩子没有了。他非常伤心,两人关系出现危机,一次争吵中,女朋友跑回了老公的家,从此不再回来。张先生感觉伤心欲绝,他感觉自己付出了那么多情感和金钱,最后落得这样的结果,想着想着竟然心脏病发作,整个圣诞节和新年都一个人躺在医院里。

 

        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很可能是张先生最重要的一次人生考验,这种考验通常可以从不同的生命转世中看出来,因为很少是能在一世中完成的,通过不同时代重复同样的故事情节,我们可以了解考验的内容。也许是时候让张先生了解一下背景故事了,也许这就是他来找我的原因。

 

       我用量子催眠帮助张先生进入状态,过程才走了将近一半,他就已经迫不及待地进入情景了 — “我在一个很大很大的房子里,大得像宫殿一样,周围什么也没有,也没有人。上面有光线进来,我一个人在这里无所事事。我穿着很考究的衣服。” 

         “能不能出去看看?外面什么样?”

         “外面有一个好大的花园。”

         “再往外走呢?”

         “走不出去了,很高的围墙,没有门。”

          在这个大房子里转了很久,也没有找到门窗,出不去。然后他说,“我听到哭声,好像有人在哭。” 

         “谁在哭?”

         “我看到一个女孩子,她好像很痛苦…一直捂着肚子在哭…”

         “看一下她的眼睛,你认识吗?”

          他的眼睛开始湿润,“是她,她就是我的女朋友。”

         “你怎么办呢?”

         “我要去救她…可是我救不了她,我们中间有一面隐形的墙。”

         “那你怎么办呢?”

          他眉头紧锁,头从沙发上抬起来,“我去找人帮她!” 他的头来回晃动,好像在大房子里搜索了很久,他说:“我找到两个人,在房子很远的另一端,我去找他们帮助她。”

          “看这两个人什么样?你认识吗?”

          “ 他们穿着华丽的衣服…他们是国王和王后…他们是我的父母…”

         

          到这时他已经完全进入情景,潜意识记忆里的细节开始浮现出来。

         “发生了什么事?他们能帮你吗?”

         “他们不肯救她,我怎么乞求都没有用。”他很难过的样子。

         “为什么?”

         “因为…” 他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儿,“她是我的夫人… 她故意杀死了她肚子里的孩子…” 

         “所以你的父母就是国王王后不能原谅她是吗?”

         “是的… 他们不听我的乞求,带我到一个大房间,里边满满的都是钻石、珠宝和好多金条。他们告诉我那些都是我的…”显然这些财富没有改变他的感觉,他仍然一副很难过的表情。

         “那后来怎么样了?”

         “她死了。”

         “后来呢?你父母怎么样了?”

         “他们走了。”

         “你呢?什么感觉?”

         “我要她回来,我想和她在一起。”

         “那你后来做什么了?去哪里了?”

         “哪里也没去,还是在大房子里,一个人也没有,空荡荡的。” 我感觉他的内心就像这所大房子,空荡荡的,而且是封闭的。

         再向前走,好像记忆停止了,他一直停留在对她的想念中。我于是带他走到这一生的最后一天,显然没有过多久,他就伤心去世了。

        灵魂之际,他说:“我应该可以做很多事情的,我应该是那里的国王,可惜白白浪费掉了。”那一生他封闭在他自己内心的空荡的房子里,成为自己内心的囚徒,财富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好处,好像和这一生是同样的情景。他说: “牺牲,我需要学习如何放弃过去,懂得没有放弃过去就没有未来。”

     

        张先生的前世记忆中有不少是象征性的,并且和这一生有很多的相似之处。我唤醒了他的高我,或者叫超意识,高我说:“这一生仍然是同样的话题,学习放弃过去,重新开始。”

       “那么他是应该切断和这个女朋友的关系是吗?”

       “是的,他如果想要不重复以前那一世的结局,就要放手,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 如果不放弃会有什么结果?”

       “他会死的!” 他说这句话的口气就像是在阐述一个事实。

       “ 是吗?” 我有些意外,“ 那他会怎么死呢?”

       “ 他的心脏病会复发,最后心肌梗塞就死掉了。” 还是像在阐述事实。

        看来重复原来的故事的结果是很严重的,生命其实很脆弱。

       “那么他应该怎么样做才能让自己不那么难过呢?”

       “不知道。”

        我继续尝试:“我相信做为超意识您了解所有关于张先生的事情,我们都看到张先生现在正在经历情感上的难关,不知道超意识是否可以给我们一些提示,他应该怎样做才能顺利度过这一关?” 

      “ 这是对他的考验,他需要自己走出来。”

       看来后面的路是关于他的选择,我尽力了,后面的路需要他自己走。

       

       从催眠中出来,他有些恍惚,等他喝些水稳定一点,回到现实中来,我问他刚才什么感觉,他说:“ That's some scary stuff!挺可怕的!” 我叹口气,帮他重新整理了一下刚才的记忆。

 

       这一次的主题是找到问题的根源所在。有的时候我们绞尽脑汁去用逻辑思考为什么,为什么她会这样做,为什么结果会是这样,却找不到解释,可能这些都是在冥冥中已经注定了的,有些事情是无法从正常意识的理性思维中找到答案的。

 

       第二次再来,我帮助他进一步理清情感的障碍,通过催眠更多的了解自己的内心世界,打开心结,展开对未来的向往,找到驱动内心发展的动力。希望这一次他可以从围墙里走出来,看到在任何一面墙的背后,都有一个新的起点。

​2021年1月24日

梦语者系列催眠故事 - 爱无过错

dream-catchers-wallpaper-9.jpg

    Eve和她的好朋友以及她十几岁的女儿一起来到我的工作室,她感觉有些木讷,没说几句话就已经是满脸泪痕。倒是她的好朋友一直在讲述她的故事 - Eve结婚将近二十年,一儿一女也都十多岁了,前些年一向精明强干的她对老实本分的老公很有些瞧不上眼,指责呵斥,甚至在他的朋友面前当众耻笑他。Eve 自己也承认做得比较过分。然后她得了抑郁症,终日郁郁寡欢,甚至到了生活都不能自理的程度,她的先生承担起了照顾她和两个孩子的责任,几年过去,她渐渐好起来。她的先生却在这时宣布 -“你的病也好了,我无法接受过去你对我的态度, 我要离开你,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这是两周前发生的事情,男人已经搬出家,她的感觉就像天塌了下来一样,每天以泪洗面。她非常后悔过去对待自己老公的态度,缺乏应该有的对人的尊重,更不要说是对自己的亲人。她哭着说,“但是我仍然很爱他呀。” 

 

    感觉Eve的伤痛还很新鲜,我问她:“你希望我能帮你什么呢?”她说,“我想要他回来!”“那不是我可以做到的。我可以做到的是让你感觉好一些。” ”她不能让他回来我为什么到这里来。” 她用广东话对她朋友说。尽管我不懂粤语,这句话听懂了。她的朋友满怀歉意的对我说:“她也跟我说让我帮忙把他劝回来,而且一定要做到!这我怎么答应的了呀,所以我找到你,觉得现在能做的就是怎么让她感觉好一些。” 我说:“不要想,马上回答我,你感觉他有可能回来吗?” Eve的朋友就摇头,我看着Eve,她也在摇头。连Eve的女儿也在摇头。直觉的反应用在这里通常是正确的,我说:“那我们就按照他不回来做打算!”

 

     Eve的朋友和女儿离开以后,Eve 又一次讲述她对以前的所作所为有多后悔,自己知道现在是报应。但她真的很害怕自己会一个人,很希望他能回来,现在焦虑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她有自己的相当成功的生意,所以经济上不是问题。她说,“我现在才知道自己有多爱他。” 我花了不少时间才带她进入到催眠状态,焦虑让她的大脑一直处于高频状态,只有脑波降下来才能进入催眠,和进入睡眠是同样的道理,脑波降不下来,就会睡不着觉,想事情也想不明白。催眠可以通过引导帮助客人降脑波,自然也会帮助睡眠,还可以让脑子想事清楚很多。当客人进入到半睡眠状态的时候,我就开始用语言激发潜意识,让客人在潜意识中清醒过来,这时的清醒是对内的注意力高度集中的清醒,在这种状态下所有的记忆都可以被唤醒。

 

    Eve回到小时候,爸爸妈妈离婚了,妈妈辛苦劳作养活他们兄弟姐妹好几个,Eve的年龄居中,没有人注意到她,没有人照顾她,Eve从小就开始学会自己照顾自己,学会精打细算的过日子。十几岁她就开始自己独立生活,她很害怕孤独,很多的夜里,她一个人在房子里转来转去,孤独的感觉渗入骨髓让她感觉无法忍受。这种感觉一直跟随着她,尽管后来有了老公孩子有了工作事业,她好久没有再体会这种感觉了。先生的分手现在突然就把这种感觉一下引发出来,就像开了闸的洪水一样,Eve的眼泪也象洪水一样一泻千里。

 

    等到Eve稍微平静一点,我开始和她的潜意识交流:“告诉我怎么样才能让你开心起来?”“他回来我才能开心。”“为什么他回来你会开心?”“我希望他能每天和我在一起,因为我爱他。”爱这个概念有的时候会被错误的使用。我继续说:“我知道你希望和他天天在一起,但我不知道爱是不是理由。举个例子,我爱我的妈妈,但我不需要天天和她在一起。”她无语,“那么让我们再想一想,如果他不能天天陪你在一起,你会是什么感觉?”“我会感觉孤独。”她一点不犹豫的说。“我很害怕孤独的感觉。”眼泪又开始流下来,我能体会这是许多年以前的情感记忆的触发。

 

    了解了她真正痛苦的原因,我说:“现在让我们来想想办法看怎么处理孤独的问题。”正常状态下太多的焦虑会让想法短路,不知道怎么去想也就不知道如何去做,这就是催眠可以发挥效应的一个方面 — 催眠可以帮助把想法理清。

 

        “怎么做才能让你不感觉孤独?”

        “有他在我就不孤独!”她的正常意识还在挣扎。

      我说:“当然这是最好的选择,我们真心希望他能够回来,你也明白自己的错误了,如果他回来你会对他不一样是吗?”

        “是的是的,我会向他承认错误,我会尊重他爱他。”她一个劲的点头。

        “但是,他是否回来要由他来决定,不是由你来决定,你只能决定自己要怎么做。所以,你也要做好他不回来的准备,对吗?”

         “…对的。”

         “好,那么如果他不回来,你怎么做才能感觉不孤独?”

         “不知道…”

         “平时有些什么事情是你喜欢做的?”我一点点引导她。

    她开始平静下来,“我喜欢和孩子在一起,喜欢和朋友在一起,还有生意也要照顾…” 

        “非常好,那么从明天开始,你应该干什么?”

        “照顾好孩子,和朋友多聚一聚。我和大部分朋友都有一阵没来往了。”

        “非常好,现在看一看,你五年以后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十年呢?…”

 

     Eve 完全平静下来,她在催眠中看到自己的未来,明白她面临的问题不是失爱,而是孤独,明白没有先生的日子也还是可以不孤独的。其实生活都是我们自己的选择。看来如何去面对孤独是她这一生的人生课题,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她自己走,她可以选择做为受害者自怨自怜,也可以选择接受命运的安排,开始新的生活篇章,希望我的催眠能够帮她在未来的路上点一盏烛光,看到在孤独的长夜之后光明就会到来。

​2021年1月18日

  • Facebook

3725 Rupert St,

Vancouver, BC, V5M 3W2

Daisyneon@me.com

欢迎电话/微信咨询
专业耐心,​保护隐私

电话:604-537-6866

​微信: daisyne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