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Karen

制造情感

      四十出头的Ari是一位来自孟加拉的工程师,他肤色黝黑,轮廓分明,说话有种工程师特有的简洁和干练。 Ari清楚地记得他小时候曾经做过的一个梦-—他坐在一个飞行器里,看到自己接近一个星球,这个星球有深棕色的天空和很大的三角形的建筑,他的感觉是很不情愿。这是他告诉我的第一件事,我就想也许又是一个外星人绑架的故事。


        最近,Ari感觉有人试图和他联系,就像做白日梦一样。 他说,感觉就像是收音机的频道不对,他听到的只是各种不同的噪音,就像有人在试图把频道调清楚,他想知道这种感觉是不是真的。


        Ari还向我讲述了他的家,当他一开始认识他的妻子时,她并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他说他尝试过,但就是无法离开她,最终他们结婚了,并育有两个女儿,他很爱孩子。他很容易激动,所以他们经常吵架。 这也让他非常困扰。就身体状况而言,Ari患有高血压、糖尿病,还有一种先天性鼻子疾病,称为鼻中隔弯曲。 他体内的铁含量从来都比正常人水平高出四倍,他说医生也无法解释原因。


       Ari很快地进入了催眠状态,一个古老的中东小国,他是一位骄傲的国王,他在战场上是一位勇敢的勇士,在平时是一位明智的领导者。 他带领他的人民打了许多仗,给国家带来了繁荣,受到人民的尊敬。 当他去世时,灵魂说这个国家是阿富汗,而他在那一生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女儿,他有几个儿子但是没有女儿,很有意思知道他这一生有两个女儿。


       灵魂上升,他看见自己自由地漂浮在暗暗的宇宙空间里,一些碎片飞过——就像某个星球被摧毁,然后分解成碎片一样,他甚至可以在那些碎片的表面看到一些人造结构,背景是深蓝色的空间,他一直漂浮着,直到他被一颗带有宽的光环的亮橙色行星所吸引,他说这个行星的名字是Sartan。他穿过光环,落在橙色星球的一个平台上。 一个有两只大眼睛的机器人过来迎接他,并把他带到了一艘巨大的宇宙飞船上,他看到飞船的中间有主控制板,他站在主板前熟练地操作按钮。他的叙述让我感觉像在看星球大战电影,我问他是人类还是别的什么物种,他说是人类。


       到此时他已经知道这是他的飞船,他在执行测试任务,他是一名工程师 — 与他现在的职业相同,他建造了各种飞船 - 有时他需要在不同的星际做试飞。他们拥有先进的技术,飞行器在空中随处可见 — 小型飞船如用于日常交通的汽车,大型飞船则用于星际旅行。 我引导他回到他的基地,他看到了巨大的形状像蘑菇的建筑,里面住着很多人,每栋建筑都是一个社区综合体,在那里人类与机器人和谐相处。 他有个美满的家庭,有妻子和两个孩子。 他能感觉到他和妻子之间的爱的联系,他看着妻子的眼睛说:“是的,她的眼睛让我想起我现在的妻子。”


        我让他进入他曾经做过的梦中—三角形的建筑和棕色的天空,他说那是他的试飞任务之一,是一段很漫长的旅程,他要离开家人很长时间,所以他不是太情愿,他降落在一个有着深棕色天空和棕色尘土地面的星球上,他看到了三角形的人造结构,没有任何树或草,但是他可以轻松的呼吸。显然我的假设是错误的—这不是外星人绑架的故事。 他的一生过得很充实,终老去世。


        接下来,我让他把注意力集中在最近经常感觉到的噪音上,并尝试了解它的来源,他说:“我感知有人试图联系我……” 慢慢地,这个想法变得越来越清晰 —这是来自一个空间站的信号,空间站是一艘巨大的飞船,源自于另一个宇宙,其目的是探索未知的世界,它已经在宇宙中旅行了很长时间,他在那个空间站出生和长大,他被培养成是一名工程师 — 还是工程师,然后他被派往地球执行一项与研究有关的任务,现在是他的母舰在试图联系他。


       我向他询问了那个空间站里的人,他回答说:“我们来自另一个宇宙,我们的人看起来与地球上的人类不同,我们都很高,有长鼻子 — 有点像大象的鼻子那样卷曲,我们的身体是半透明的,我们互相之间以心灵感应的方式进行交流,我们的技术非常先进,喜欢探索不同的宇宙。” 慢慢地,他想起了他的探索任务 — “我们对地球上的人的情感很感兴趣,因为这是我们所没有的,心灵感应的方式很直接,所以我们只有正面的情感,这当然很好,但是就是不像地球人的情感那么丰富,所以我们就想知道怎么才能有所有的感觉,情绪的机制是什么。他们派我到地球这里去了解情绪的机制,这样我们就可以为自己制造情感……”


       我忍不住笑出声来:“你们想制造情感?”

       他很认真:“是的,这就是我来到地球的原因。”

       “那你现在经历过这么多以后感觉如何?”

       “我观察别人的情绪,自己也经历了很多,好的坏的都经历过了,现在他们正试图联系我。”

      “你能做什么吗? “

      “没什么可做的,我只能等他们找到合适的频道了,我知道他们会找到的。”


       他同时明白,他的妻子是他数个前世的伴侣,她自愿来到地球上和他一起体验情绪的积极和消极的方面,这会让他以新的视角看待他们的关系,他说:“我们会没事的。” 他明白自己的糖尿病和高血压都是由于工作和家庭问题带来的紧张和压力造成的,他说这都是体验的一部分。 


       然后我问到他鼻子的问题,他说:“哦,在我原来的星球上,人的鼻子像大象一样长而卷曲,我来到地球上可能生理结构没有完全适应,所以可能需要做个手术。” 我说:“这不是大手术,比较简单,你会没事的。” 他说是的。关于铁含量高的问题,他说:“嗯,这在我原来的星球上是正常的。” 所以他在这一世仍然有些过去的生理结构和化学成分的残留,真的好神奇。


       他也明白了自己从小就对灵性持开放态度的原因 — 他是被引导去相信并在意识上准备好接收外星的信息,否则,以他的工程师的大脑,他很可能会完全否认,完全忘记了他来到地球上的初衷。


      穿越时空,希望有一天,他的灵魂能找到回家的路。


2024-05-17




8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