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aren

印度王子

Sherry很想知道她的前世,在电话里问我能不能找到她的阿卡西记录,能不能开发第三只眼,问我有什么特异功能。我告诉她我就是平常人,没有特异功能,但我可以用催眠帮她找一找对前世的记忆。有很多人都会有零碎的自己是另一个人的片段,或者是梦境,或者是莫名其妙对某些事或某些地方特别感兴趣,其实这些都是潜意识里的记忆,只是在没有合适的引导的情况下很难连成一个整体的概念。


几天后Sherry来到我的工作室,深肤色清秀成熟的女性,她说她经历过许多不能解释的事情,她一一数下来,还有一些一直困扰她的问题,希望在催眠中得到答案 —

  • Sherry发现她的血型是O型,而她妈妈的血型是AB型,就是说她妈妈不可能是她的亲生母亲。但是无论她怎么问,她的父母都没有给她任何答案。

  • 她有一个孪生妹妹。通常孪生姊妹都是很亲近的,但她这个妹妹小时候嫉妒她排挤她,长大之后也只在需要她的时候才找她,不需要就离得远远的。Sherry称她是“能量吸血鬼”。

  • 有一次她在旅行时碰到一组印度僧侣,这些人告诉她她是前世印度高人转世。她说她从来都喜欢印度食物,还对牛感兴趣。

  • 她五年前突然发现子宫里长了一个相当大的肿瘤,那时她还不到三十岁,最后手术切除了。

  • 她一直感觉自己是有使命的,但不知道是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走的路对不对。

  • 有体面稳定的男友但总感觉缺乏真正的心灵沟通。

Sherry有很好的直觉,不需要太多的催眠就进入状态了 — 他是一个16岁的深肤色卷卷毛的男孩子,名字叫Krishna, 他幸福地生活在一个美丽的宫殿里,周围环绕着绿色的孔雀和牛群,Krishna有宠爱他的父母和兄弟,父亲是德高望重的大君,相当于一个小国的国王,家里仆役成群。慢慢地长大,他说:“我去抢婚”,他心仪的公主就要被父母嫁给另一个小国的王子,他在大婚仪式的前一天带着公主一走了之。那位王子和他的父亲大怒,向Krishna的父亲宣战,战争开始了,很多人在战争中死去,很多人在遭受战争带来的苦难,他感觉得到阵亡将士的亲人对他的诅咒。


最终Krishna获胜,他当上了国王,并和自己心爱的公主成婚,幸福的生活应该从此开始。但是他不能满足于平静的生活,他告诉公主他要再和其他女人结婚,公主痛不欲生,跳河自尽。此后尽管他的身边有众多的女性和数不清的孩子,他一直沉浸于负罪感之中 — 怀念逝去的公主,感伤战争中因为他而死去的人。终于有一天决定放弃一切,一个人到深山中去修行忏悔。他住在洞穴中,每天深居简出,打坐修行,后来被猎人用弓箭误杀,死去的时候他还只是中年。


灵魂脱离身体,他说,”这一生的目的是为了体验生活,体验爱恨情仇,体验战争和苦难。” 一边说一边眼泪就顺着眼角流下来。他看到远处的光,进入光里,他看到一头金色的大象从远处走过来,大象上面坐着他的父亲,父亲用慈爱的目光注视着他,让他感觉很安全,父亲是来带他回家的,家在一个叫做Wakunta的地方 — 非常美丽的象花园一样的家,七彩的瀑布从天上直流而下,人与人之间都非常友爱,所有的交流都是心灵感应。他说,这里实在太好了,我为什么选择要去其它地方!” 可是同时,他又说:“ 我是自愿去那一世的,因为我想体会苦难,体会恶,体会人世间所有好和不好的感觉。如果没有体会过不好的感觉,我就不会理解这里有多好。”


灵魂脱离身体,他说,”这一生的目的是为了体验生活,体验爱恨情仇,体验战争和苦难。” 一边说一边眼泪就顺着眼角流下来。他看到远处的光,进入光里,他看到一头金色的大象从远处走过来,大象上面坐着他的父亲,父亲用慈爱的目光注视着他,让他感觉很安全,父亲是来带他回家的,家在一个叫做Wakunta的地方 — 非常美丽的象花园一样的家,七彩的瀑布从天上直流而下,人与人之间都非常友爱,所有的交流都是心灵感应。他说,这里实在太好了,我为什么选择要去其它地方!” 可是同时,他又说:“ 我是自愿去那一世的,因为我想体会苦难,体会恶,体会人世间所有好和不好的感觉。如果没有体会过不好的感觉,我就不会理解这里有多好。”


灵魂恋恋不舍Wakunta, 不肯离开,我于是从另一个角度出发,开始针对Sherry的这一生问问题。下面是Sherry的超意识对这一生做出的解答……

  • 灵魂选择用这一生来赎罪。

她说:“我可以不用去管那些诅咒的,但我选择用这一生来接受,誓言此生不能和真爱自己的人在一起。”

我意识到这是一个灵魂合同的问题,Sherry自己是无辜的,为了上一世订立的誓约,她需要牺牲自己的幸福,这对她并不公平。对灵魂来说只是用短暂的几十年来还债,可是对Sherry来说就是一辈子了。

好在这里我可以和她的超意思做直接的交流,这就有了下面的对话:

“我想问一下Sherry的超意识,这个誓约是她自己的选择吗?这样是否对Sherry来说比较不公平呢?”

“是我答应的,但是我现在后悔了。”

“那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她在这一生里解除过去的合同呢?”

“合一,回归神性”,回答都很简洁。

“怎么才能做到回归神性呢?”

“阳生。”

“阳生?什么意思?”

“带着肉身养生。”

“是什么意思呢?”

“就是变成光体。”

“是不是指增进自己在精神方面的造诣?”

“是。”

“该怎么样做呢?”

“提升频率。”

“怎么样才能提升频率呢?”

“精神觉醒,肉身也要跟上。”

“具体她应该做些什么呢?”

“吃素。”

“那么是不是只要她通过吃素提升自己的振动频率,做到回归神性,她的合同就可以解除,她就可以和自己的真爱在一起呢?”

“是的。”

“感谢超意识的指引。”

  • Sherry的父母确实不是她的亲生父母,她的母亲是有高能量的灵魂转世,她需要她的母亲的保护,尤其是在小的时候,所以她才和现在的父母生活在一起,是命里注定的缘分。

  • 说到她的孪生妹妹,她犹豫好久,然后说:“克隆。” 我请她解释,她告诉我,她的妹妹是她的克隆人,是被叫做“灰人”的外星人克隆,作用是降低她的能量,难怪她管她妹妹叫“能量吸血鬼”。我又问她应该怎么去处理她们的关系,她说:“随它去吧,不用太执着。”

  • 说到过去身体上的肿瘤,她说,那是警钟,是帮助她在精神上觉醒。从那以后,她就走上在精神领域的探索之路。很多人的觉醒都有一个明显的起点 — 有些人是身体的重病危机,或者濒死体验,更多人是情感创伤。

  • 说到使命感,她说,她是自愿来体验的,没有业力的束缚,她和很多人一起自愿下到地球上来,希望能帮助地球的人类觉醒,从而提升地球维度,早日回归神性。但是这里的振动频率太低,让她感觉很不适应,好想念在Wakunta的家,好想早日回去。我帮助她理解她在这里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她还需要尽自己的一份力量,让自己快乐的生活也是任务的一部分,一个人的快乐可以影响他人,当时间到了的时候,她就会回家的。我们接下来还谈到如何去更好的完成自己的使命,她说,让意识连接宇宙,向高维求助,找到其他一起来的人协同工作。

醒过来,她呆坐了好一会儿,感觉有些恍惚,然后揉着前额说:“好像我说了好多东西…需要慢慢消化…。”


我感觉催眠就好像是受催眠者和催眠师共同在做一个拼图游戏,所有的飘忽不定的记忆里的片段都象是一个个不完整的五颜六色的小图片,最终都会被安置在合适的地方,连成一个完整的画面,那个画面就叫做人生。

2021年4月12日



6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