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Karen

家族秘密


       阿米娜是个三十多岁的印度女性,开朗的性格,深色皮肤,说话时头会自然的摇晃。阿米娜在一个印度小村庄长大。 她的父亲在她四岁时就去世了,那个年纪的她对死亡没有任何概念,只记得与好多祖父母、叔叔、婶婶和表亲一起参加葬礼,大家庭聚会时的兴奋感。 后来阿米娜长大一些后,得知她的父亲和爷爷曾经大吵了一架,情绪深受影响,然后就自杀了。为此她的爷爷受到了很多责备,她还从各处听到有关她母亲的谣言,说她父亲的自杀可能与她母亲的外遇有关,外遇的对象有可能是一位表叔,甚至还有可能是她的爷爷。尽管阿米娜在母亲来这边后多年来一直守在母亲身边照顾她,她的母亲守口如瓶,从来不想谈论这件事,也没有再婚,由此而来还有不少家族秘密让阿米娜一直困惑至今,随着时间的流逝,现在大多数参与这个故事的上一辈的人都已经去世了,阿米娜不知道她是否还有机会了解事情的真相。


       进入催眠状态,阿米娜第一印象是自动回到了告别已久的故乡,她就是现在的自己,物是人非,看着从小长大的熟悉的地方,她的眼里充满了泪水,她以为她再也不会回去了。 她感觉自己被引领着去她朋友的家,那里离她自己的家隔着几栋房。 打开门,她看到一位老太太坐在房间里盯着她的眼睛,她知道那是她儿时朋友的奶奶。 她说:“她好像是想告诉我一些事情,但我不知道是什么。” 这时她的脑海中浮现出一幅画面 — 她朋友的父亲,这位奶奶的儿子,在她父亲去世后不久,在这个房子后院的一棵树上上吊自杀了,她知道这就是实际发生过的事情,她能从老奶奶的眼神中感受到深深的悲伤。整个情景没有一句话。


        恍惚间有些前世的记忆慢慢浮现,在另一个生命中,她看到自己是一位漂亮的巴基斯坦女孩,她有自己的意中人,和她一样的贫穷,但她的家人却安排她嫁给一个有钱人,她没有反抗,一年后生下了一个可爱的男孩子,她的酗酒的丈夫感受不到她的爱,就在精神上和身体上虐待她,儿子是她生活中唯一的安慰。终于有一天,她忍受不了丈夫的虐待,拿出刀来反抗,她看到了很多血,伴随着她的儿子震惊的眼神和尖叫声… 阿米娜一边讲,一边全身都在颤抖。丈夫死后,她的儿子始终没有原谅她,他一独立就离开了她,从此没有回家。她看到自己在一座空荡荡的大房子里蹒跚地走,四周一片死寂。 当灵魂离开身体的那一刻,她感到如释重负— “我早就该走了…”


        当灵魂升入光明时,那一世的沉重终于解除了,此时的阿米娜处于最深的催眠状态,她开始描述看到三个光体在她面前 — 她知道那是她的父亲、叔叔和爷爷。 她感受到了他们的爱。 我让她通过心灵感应与他们交谈,了解三十多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并不觉得他们有任何责备或羞耻。 我能感受到的只有爱。” 然后她的身体开始颤抖 — “我父亲说他没有自杀。 他被谋杀了!” 现在她看到了全貌 — 她的父亲是一个朴实的农民,不懂得怎么去表达情感,邻居的男人也就是阿米娜朋友的父亲很有女人缘,和阿米娜的母亲有了外遇。 终于有一天,这个男人蓄意毒害了她的父亲。 她看到父亲痛苦地倒在地上,嘴里吐着白沫,邻居男人按住了他,让他无法呼救,她看到母亲徒劳地试图去阻止那个男人,然后哭着蜷缩在地上,那个男人慌乱的逃出房门,她看到当父亲咽下最后一口气时放大的瞳孔,泪水从她闭着的眼睛里流下来。


        之后这三个光体开始轮番的和她交谈,他们告诉她,关于她母亲与叔叔有染,以及父亲因为和爷爷吵架而自杀的谣言都是她母亲为了掩盖真相而编造的谎言,德高望重的爷爷被无辜的指责,她也理解为什么她的母亲从来不想谈论她父亲的死,真相里有太多的耻辱感,尽管她的母亲没有参与预谋。最终那个邻居男人自杀了,是出于罪恶感还是迫于法律追究不得而知,总之正义得到了伸张,现在她明白了那位老奶奶的悲伤。


        阿米娜从催眠状态中醒来,沉默了好一会儿。 她说这远远超出了她的预期。 我感觉她正在努力消化她刚才的发现,几乎像是在自言自语 — “这是真的吗?这就是三十多年前发生过的事吗…” 然后她回答自己 — “感觉很真实,也确实能解释明白很多疑问…” 她会在脑海中与自己反复进行这样的对话,最终她需要自己决定到底这一切都是真实的还是只是自己的想象。


       在我们的记忆里有多少是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又有多少是我们添加进去的内容呢?是我们的认知创造了我们自己的现实,还是认知来源于现实呢?




9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