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aren

恐水症

最近这一段时间有很多客人,其中很多是有害怕担忧的情绪,严重的甚至导致了可怕的恐慌症(panic attack),我想这可能是和流行病的长时间泛滥有关吧,当流行病成为日常生活的主题,是恐怖情绪比病毒更大范围更大杀伤力的蔓延在空气中,每个人的情绪里都难免带着一点对安全的担心。人类毕竟是群居动物,无论是什么原因,尽管都有网络的连接在沟通上没有障碍,身体上和亲友的隔离也让我们从本能上感觉不安全。在各种形态的害怕担忧情绪中,有些是比较明显比较直接的,像对水的恐惧。大多数人没有体会,有相当一部分人非常害怕水,任何形式的水,尽量避免靠近任何有水的地方,更有甚者连洗澡都害怕,我最近就有两个这样的例子。


Sal是个秀气的瘦瘦小小的印度女孩,她风风火火的来到我的工作室,飞快的不停顿的说话,语气中有种刺耳的高声调,眼神游移。我对她做着向下压的手势,有意把语速放慢,告诉她你太紧张了,深呼吸,慢下来慢下来,她长叹一口气说:“这就是我来找你的原因,我慢不下来呀!”


她说自从她有记忆起就经常感觉紧张焦虑,她已经记不起来最初是怎么开始的,只知道刚开始只是害怕水和任何和水相关的地方或者事情,后来就害怕很多事情,害怕和人打交道,害怕去公共场所等等,她应对的方式就是强迫自己去面对自己害怕的事情,她去学游泳,大学毕业后她找的第一个工作是做销售,强迫自己去接触人。我告诉她她是生活中的勇士,问她在强迫自己之后感觉怎么样,她无奈地苦笑:“还是吓得要死!”

这是一个明显的正常意识和潜意识相对抗的例子,正常意识可以决定让你去做任何事,因为你知道那是你应该做的,但是如果潜意识中的问题不解决,你会做得心不甘情不愿,对别人来说很正常的事情自己做起来就很难受,导致焦虑甚至恐慌的情绪。催眠可以帮助解决潜意识中不情愿的问题。

进入状态后我带她回到她第一次感觉害怕的记忆中,她说:“我在草地上玩,我大概有四岁,穿白色的裙子,爸爸和哥哥坐在不远处的草地上,我走着走着就走到一个泳池旁边,看到泳池里面的水,我一下就吓得不能动了,感觉好像瘫了一样!”


我明白这是她在今生的第一次对水的恐惧感的画面,这是她潜意识里的记忆,因为不在她正常的记忆中,但是显然她进入催眠的状态还不够深,因为这显然还不是我们要找的导致她害怕水的直接原因,我们叫 Initial Sensitive Event (ISE),这个画面是原发事件通过看到水引发的继发事件。所以我继续带她向前走,再向前,她进入了前生前世的记忆中…


她是一个高高大大的年轻男人,他有一个很好的家,有夫人和两个小孩子,,为了谋生,他上了一艘很大的船在海上航行。然后,她看到船开始倾斜,很多水涌进船里,人们无目的的奔跑呐喊,有点感觉像电影泰坦尼克里的镜头。他和一个长相凶凶的中年男人一起抓住一个救生艇跳进水里,他们尽量拼命划船离开沉船在水面形成的大漩涡,然后一切都安静下来,四周望去只有连天的海水,那个中年男人一直在抱怨他,冲他大声呵斥,说都是他的错,他一直忍耐不吭声。天黑了又亮,亮了又黑,应该有两三天了,他渴得已经有点神志不清,只记得那人还在他耳边絮叨,后来就记得他和那人打在一起,他被推下了船,他不会游泳,很快就沉了下去……故事讲完以后,她的面孔变得非常平静,连周围的空气都静下来,好几分钟她没有说话,好像在想事,终于意识到她对水的害怕来源于前世的没有消化的记忆,当负向的能量通过体会得以释放,记忆仍然存在,但记忆里伴随的情感却消失了。Sal 在谷歌里给我的评价写道:“我走进Karen的工作室时充满焦虑,走出来的时候感觉有种从来没有过的巨大的平静感。”

另一位本地说华语的客人来做催眠想解决经常有不安全感的问题,说到自己如何兢兢业业理财,显然是认为财务上的充足可以带来内心的安全感,大多数持这种观点的人没有看到很多有钱人其实并不感觉安全。顺便说到自己平时怕水,生活在海岸城市却从来不去海边,谢绝任何亲友在海边公园的聚会。


我带她进入到比较深的催眠状态之下,请她回到第一次感觉怕水的时刻,她告诉我,她是一个深红色头发的男人,在一艘高大的游艇旁边,他穿着潜水服,刚刚从海底上来,海水不深,可以看到海底,水下有沉船遗留下来的财宝,他是来这里探宝的,已经打捞了一整天,他在等游艇有人放下绳索把他拉上去,但不知什么原因,不管他怎么呼喊,一直没有绳索放下来,后来游艇掉头就走了,他一个人又冷又疲倦,就在靠近岸边的礁石上落脚,岸边全是高高的悬崖峭壁,没有落脚之处,后来潮水越涨越高,漫过他坐的礁石,他被浪打进海里,最后终于体力不支,沉了下来,她看着那具没有生命的身体,缓慢地沉到海底,周围一地金银财宝。

在这个风风雨雨的世界里,我们有时太多的寄希望于外在的财富或者资源,也许真正能让我们感觉富足的是更多内在的安全感。

2021-08-31



10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