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aren

捉梦人

兰是很有灵性的女性,她有很好的做治疗师的专业工作,英语几乎和中文一样流利,她曾经找过讲英语的催眠师,但是都没有进得去状态,所以找到我这里。

催眠状态下我们的交流完全是用以图像和想象力占主导的右脑。一般人只有在用母语交流时可以很自然的去理解,如果是成人以后学的第二语言,有时候难免要去有意识的想个别单词的意思。比如当旁边两个人用中文说话,你可以很自然的听见并且理解他们在说什么,但如果旁边两个人在说英语,即便是你英语非常好,母语是中文的你也要或多或少专注一些精神才听得进去,这个“专注的精神”就是左脑的正常意识。正常意识对我们非常重要,但只有绕过它我们才能进入催眠状态,这就是为什么做催眠最好用母语。


兰到我的催眠室来,是想了解为什么她会一直作一个同样的梦,已经挺长时间了,她每次都梦到自己坐在一个能看到海的房子里,她就静静地坐在那里看海,没有别的,只是一个静止的画面,但就是反反复复的出现在梦里。

我以引导词将她带入完全放松的催眠状态,她的反应非常好,一切都很自然流畅,我将她带入梦境中那个能看海的房间,共同合作,我们从她的灵魂记忆中挖掘出一个凄婉的故事。


那应该是地中海沿岸,错落有致的小房子,街上行人穿着中东人的服饰。她有金黄色的长发,梳成一个大辫子,人很消瘦,十七岁,她的家就在海边,她卧室的一角可以看到海,家里陪伴她的只有一个女佣人。父母都在外面经商,很少回家。她不能出门,因为有结核病,时常还会咳出血来,出门可能会传染给其他人,她时常恐惧的想着死亡有一天会降临。每天能做的就是坐在窗边看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看海几乎是她生活内容的全部。十七岁的女孩子,满怀寂寞、恐惧和无奈,就这样消耗掉自己的青春和生命。

后来她说:“爸爸妈妈回来了,我看到妈妈在哭。”“为什么哭呢?”我…好像死了,妈妈在对着我的身体哭。”“你在哪里?”“我好像在上面飘着。”然后她的爸爸妈妈把她的身体用毯子包裹起来了。灵魂超度,我问她有什么感想,她哀叹:“好短的一生!好寂寞的一生!” 能量通过灵魂的记忆释放出来,把过去的留给过去,梦也就自然消失了。




6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