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Karen

情债

         Dally是金发碧眼的斯堪的纳维亚后裔,她从小在南非长大,后来来到加拿大并认识了她的越南籍丈夫,他们有一对漂亮的双胞胎,他们还在一起共同创业。 最近他们经常会吵架,她在家务的繁忙和工作的压力之间挣扎,精神很紧张,感到很焦虑。一句英语不会说的越南婆婆通过丈夫告诉她,她一定是上辈子欠了他的债,现在是在还债,她就想通过前世回溯找出答案。


       进入深度催眠状态中,她首先经历了一个简单的前世,她是一个富裕家庭的女性,从小最大的梦想是有自己的美满的家,长大后嫁给一个相爱的人,却终生为没有孩子而悲伤。直到她漫长生命的最后一刻,才意识到自己应该放下,感恩自己所拥有的,而不是为自己所没有的悲伤,终生不快乐,她到此时才意识到她的态度也影响到周围的家人和朋友,尤其是爱她的丈夫。


       尽管内容不同,她说,但是那种悲伤的感觉好熟悉,是她经常体会到的。感恩和接纳是她从那一世的生命中学到的主要课程。 令人惊奇的是灵魂似乎想尝试一切:这一生她有一对双胞胎 — 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


       接下来我有意识地引导她走进她和现在的先生曾经在一起的另一世 — 那是欧洲的一个小城市的郊区,街道井井有条,美丽的花园小区,我问她时间的时候她说看到五十这个数字,她说:“我好喜欢这个时代!” 她看到自己是一个普通的中年妇女,穿着护士服,一个普通的家庭,有丈夫和两个上学的孩子,然后她感觉到有一个婴儿躺在小床上,好像离得很远,她顿了顿,有些疑惑,然后象在自言自语:“在我家里,那一定是我的孩子… 但我怎么感觉不到和孩子的联系呢?” 慢慢地,事情的全貌浮出水面:她的丈夫与另一个女人有外遇,而这个孩子是情妇生的,她内心象大浪滔天,但她紧紧地压抑着自己的感情,委屈求全,因为她害怕失去他。丈夫错误地将她的沉默视为接受,并不断得寸进尺,他甚至把孩子带回家请她照顾,她说:“我感觉和这个孩子有一种冷的连接。”


       然后我注意到她的身体开始轻微地颤抖,我马上问:“你现在是什么感觉?” 她呻吟着:“啊,我的每个指尖都痛,好冷哦,感觉全身都动不了,但还能感觉到手指尖很疼…” 她的双手平摊在身体两侧,手指用力向外伸展,整个身体都随着手在微微颤抖。


        我提示她:“感受一下疼的感觉,请现在回到事情发生导致手指尖疼的那一刻!”

        她立即说道:“我想我掐死了什么人…我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 她问自己。

        “现在回到事情发生的时候,你掐死谁了?”

        泪水从她闭着的眼睛里涌出:“我掐死了我的丈夫,我忍不住了… 我就这样用双手掐着他的脖子好长时间不放开…” 她用双手做着掐住的动作。

        “我一定很强壮,啊,我的手好痛…” 她全身明显地颤抖,十个手指向外最大限度的伸展开。

        我请她离开那个前世的镜头,从上面向下看… “好了,好了,已经过去了,随它去吧。你现在感觉如何?”

        她长叹一口气,然后全身松弛下来,瘫陷到躺椅上:“我感觉总算可以放开了,我感觉很欣慰。” 然后马上就是自责,“我想我一定不是好人,怎么会做了这样的事还高兴…”


       可以预见到的结局,她被捕并在监狱中度过了余生,她年老在狱中去世,再也没有见到过她的孩子,但她从来没有感到悔恨。灵魂升天之际,我问道,“如果有第二次机会,你是否会有不同的选择?” 她说她不应该让自己忍受这么久,她应该收拾东西和孩子们一起离开,这样她就不会因为积累的愤怒和压抑而失去理智。这是她自己的自由意志在行事,这样就产生了业债,是业债让他们今生再次走到了一起。 爱与恨纠缠在一起,生生世世。


        随着前世的记忆的展开,她从更深层次上理解了家庭问题的起因,理解了感恩和接纳是解决问题的关键,关注自己的情绪保持心境的平和很重要。从长远来看,她现在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在偿还从前的业债,无论需要多长的时间,无论要经历怎样的体验。


2024-05-18



12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